关于儒家自由主义的一些说明

6月份的时候,写过一篇blog,《儒家自由主义≈严于律己、宽以待人》,说实话,只能算是点了个题,没有接着写下去,一方面是忙,一方面是懒,还有就是缺少一个破题的引子。正好前几天跟和菜头发生了一些小摩擦,可以拿来做引子。呵呵,就算是借助名人效应吧。

和菜头的一段话,很有意思,且贴过来分析一番:

回头再看看庄表伟同学Blog上的题词:识天地本心、教生民立命、为往圣传道学、为万世谋太平。突然觉得森然得很,因为刷刷金粉,挂在正大光明匾额上面,居然也天衣无缝。天地本心是个杀字,生民立命是个夺字,所谓往圣之道学大概说的是“大道之下,问候你爹”,万世太平最好理解—我家的太平。和所有的历史时代一样,匪气纵横,不可抑制。

他这“森然”的感觉,的确有点好玩。因为他都没发现这四句话,并非张载原话,而是我改动过的。只不过“直觉上以为是古人原话,儒家气息又甚浓”,而且又像所有对儒家一知半解,常做想当然式理解的人那样,直接把儒学当成“道德大棒”。反而击之~~~所闻盛怒之下,一时失察,大概是这样吧。

其实,张载的原话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被我改过之后,才是现在的这四句的。2005年1月的时候,我还专门写了一篇blog,来解释为什么要这样改动:

为天地立心=>识天地本心
天地本有心,可识,不可立

为生民立命=>教生民立命
生民本有命,可教,不可代立

为往圣继绝学=>为往圣传道学
往圣道学,当继往以开来,谓之传。
学绝道丧之辞,往往危言耸听,令人以正统孤传自负。

为万世开太平=>为万世谋太平
道统不可、不能、不当直接开出政统,太平可谋,不可开。

这其中对于道统与政统的看法,正是我所赞同的儒家自由主义与过去纯正儒家的一大区别所在。最近正好在看钱穆的《中国文化史导论》,其中的一段论述,正好是儒家正统的思维:

中国古代,是将“宗教政治化”,又要将“政治伦理化”的。换言之,既是要将“王权代替神权”,又要以“师权来规范君权”的。平民学者的趋势,只是顺此古代文化大潮流而演进,尤其以儒家思想为主。他们因此最看重学校与教育,要将他来放置在政治与宗教的上面。他们已不再讲君权与上帝的合一,而只讲师道与君道之合一,即“道”与“治”之合一了。君师合一则为道行在上,既是治世。君师分离则为道隐而在下,即为乱世。儒家所讲的道,不是神道,亦不是君道,而是“人道”。他们不讲宗教出世,因此不重神道,亦不讲国家至上与君权至尊,因此也不重君道。他们只讲“天下太平”“世界大同”的人生大群之道。这便是“人道”,亦可以说是“平民道”。

这么一段话,说得极为精要,中国历史中学术与政治的关系,尤其是“理想层面的关系”,就此被讲得清清楚楚。但是,这恰恰是我无法同意的。在我看来,宗教应该与政治分离,政治应该与伦理道德分离,而且,更进一步的,伦理道德与法律也该分开来讲。要讲通这个问题,而不成为“对儒学的完全反对”,只能再深入儒学根子,再寻依据。

有两个词,值得提出来重点讲一讲,一个是“将心比心”,一个是“忠恕之道”。

所谓将心比心,就是因为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虽然表面上千差万别,实际上却是能够相通的。将心比心,又可以有两个推论,一个是是非善恶的来源,一个是与人相处的准则。

人有某种本性,这种本性能分辨善恶。至于这样的本性,从何而来,我认为来自于对自身本能的推广。为什么说本能,假设你手被火烧到,自然就会缩回去。如果来不及缩回去,那么就会觉得痛苦。人有神经系统,有自然反应,能感觉痛苦。因此,他如果再推演一步:我既然不愿意被火烧,自然也不该用火烧他人。这就是从同理心,而发出的是非善恶之心。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就是最基本的行为标准。

另一方面,因为可以将心比心,所以人与人之间,总是存在相互理解的可能。你越是深入自己的内心,仔细查看自己的善念与恶念,就越是能够理解他人的心理。他人之善行,能够激励我,因为我只本心,同有此善念,不过是尚未演化出行为罢了。他人的恶言恶语,我虽然愤怒、痛恨,甚至批评、指责,但是若是深入自省,总能有所理解。宽恕之道,就是这么来的。

再进一步推演,将心比心是忠恕之道的基础,对自己的言行有所自觉,即为“严于律己”,对于他人的言行,有所理解,即为“宽以待人”。再说宽恕与宽容。可以解释为:宽恕是对于行为的,宽容是对于思想的。宽以待人的依据,不是来自于“忍让”,而是来自于“理解”。

以思想、言论而论,我不可能同意任何言论,那岂不是变成毫无原则的人了。但是,就算我不同意他的观点,也要尽量做到:相信他是从不同的立场、生活经历、思考方式、为人处世的原则得出的结果,动辄骂人为“愚蠢”、“幼稚”、“脑残”、“大猩猩”、“低智商”。这样的不宽容,恰恰是由于不能将心比心的缘故。

比如这一次的李亚鹏打狗仔队记者事件,各人当然可以有各人的看法。不过,像和菜头那样,把反对意见归结为“IQ问题”,就过分了。我当然不同意和菜头的看法,因此我将心比心,猜测他很可能是由于对父亲这个身份没有体会,对于父爱也同样没有体会,所以才会放那些厥词。

当然,这么一来,却误伤了老人家,的确是不应该,因此立刻道歉,才是“律己之道”。关于这个事情,我的完整的看法是:

1、我不认为打人就是对的。哪怕处于父爱,打人也是错的。
2、但是,我认为,哪怕是打人,也可能是出于父爱。这样的父爱,就算不值得赞赏,也可以给予理解。
3、我说你没有体会到像样的父爱,而你的理解是:我在说你家老爷子没有提供“像样的父爱”?其实这里面有些区别,你家老爷子提供的可能很多,也很像样,不过你这家伙体会不到而已。

以上就是这次事件的来龙去脉了。

再接着说儒家自由主义,如果将心比心,我能够尽力的理解他人与我不同的想法,那么不同意见之间的争执,就很难一定会分出是非对错。在无需分出是非对错的领域,这就仅仅是一个修养与礼貌的问题,而在必须做出决策的时候,不同意见如何取舍决断,就不该意见与道德品质挂钩,不能假设有道德的人,会提出更加正确的意见,更不能将原本对事的争论,转化成为争论者之间的人品对决,甚至互泼脏水。这就是民主的基本精神了:

在无法,也不该诉诸道德的争论时,我们该如何解决争端呢?一个社会上,有无数需要决策的事情,相关的利益者,从各自的利益出发,争到你死我活,也难说谁对谁错。这个时候,引入一种“计量的、工具化的、价值中立的”决策机制,就极为必要了。而这样的决策机制,自然是应该与任何哲学、宗教、思想无关的。

也就是说,自由主义的理论,在政治方面,相对于儒家而言,永远都应该是外在的东西,不可能从儒学中生长出自由主义的概念来,但是,从儒学的思维,可以理解自由主义的价值与目标。

这就是我所理解的“儒家自由主义”了。

[转帖老婆blog]点宝小记

http://gu101.spaces.live.com/blog/cns!9EAC4792BB1571A5!928.entry

1、搞怪

我们开始给点宝采用计分的激励机制。我把一颗颗星星画在嘟嘟姐送给点宝的一本本子上,点宝看见了,很小气地问我:“妈妈,你用人家的本子写东西,也要问过可不可以吧!”我不爽地斜视他,:“那到底可不可以用呢?”点宝嘻嘻笑着说:“妈妈,问人家用东西还能那么凶啊?”我换了一副嘴脸,咪咪笑地细声问他:“那请问,我能不能用一下你的本子呢?”点宝哈哈一笑,“妈妈,你这样,好像白骨精啊——”然后大叫一声“救命啊”,转身,急遁而去。

2、遗憾

楼上又开始漏水到我们家的卫生间,老公拆掉两块扣板,查看灾情。早上点宝起来发现厕所顶上那个黑黑的洞,大叫着问:“谁拆掉的谁拆掉的?”我说,“是爸爸拆的。”点宝很失望地说:“哎,我还以为是圣诞老人来过呢。”:)

3、维护

点宝不许他爹在如厕的时候看书,严防死守。一日,又被他发现,点宝很严肃地说:“爸爸,我是怎么跟你说的,你又忘记了?”老公出去之后,点宝还跟我谈心:“爸爸又忘记了,我都跟他说过不要看书了。”我附和到:“就是,等会我去批评他!”点宝想了想说:“批评嘛你就不要批评他了,我刚才已经说过他了,他都知道了。”:)

突然想起的一件小事

我爸是个不善言辞,温文尔雅的人。在我的记忆之中,从来没有看到过他跟谁吵过架,更不要说爆粗口这样的事情了。

今天看和菜头的blog,看到了他对于最近李亚鹏打记者事件的一些评论,才让我回忆起了一件小事。

那是我刚刚读初中的时候,我有了自己的第一辆自行车,还不太会骑,于是我爸就陪着我骑车上学放学。第一天上路,就出事了。我被从后面突然窜上来的一辆车带了一下,啪的一下,就摔倒在路上了。

我爸赶紧冲过来,把我扶起来。然后非常激动的对着那个人,骂了一句:“你妈X”。说实话,我当时完全忘记了疼痛,而是被“雷”到了。因为我从来没见过我爸爆粗口骂人,而且还骂得那么“疙疙楞楞”的,极为不熟练。

事后,我们也没有再讨论这件事情。但是,20年过去了,我一直记得。等到自己有了儿子,等到自己越来越宝贝自己的儿子。才越来越明白当时,我爸为什么会那么暴怒。“养儿方知父母恩”,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吧。

和菜头的评论,其实不值得一驳,因为他至今还是个大龄未婚男青年,也的确不该多责怪他。了解做父母的心理,其实有两个途径,一个是自己做了父母,一个是在小时候,真真切切的感受过像样的父爱,这样也能体会到一点。

所以,其实我很同情和菜头,他两样都没有。

好儿子

我现在每天要给儿子讲故事,这段时间在讲一个原创的长篇故事,有金木水火土五仙女,有魔法师和坏魔王,有现实世界、魔法世界和黑暗魔界,总之是长得不得了的故事。

到现在,已经讲了将近30集了。

昨天,儿子让我再给他讲一集,不过我觉得太累了,想休息一天。

儿子说:“爸爸,爸爸,讲一集吧,好吗?”

我说:“点点,爸爸真的很累了,能休息一天吗?”

儿子说:“但是,你不是说,要做好爸爸的吗?”

我一时无语,不知道怎么回答。

过了一会儿,儿子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好吧,还是我做好儿子吧!”

一堆新书到手

http://otho.douban.com/lpic/s1054450.jpg《带一本书去巴黎》
市场价:¥35.00    当当价:¥25.20

购书理由:林达

 

 

http://otho.douban.com/lpic/s2701795.jpghttp://otho.douban.com/lpic/s2169672.jpg《论语别裁》
市场价:¥42.00  当当价:¥27.30

《孟子旁通》
市场价:¥24.00  当当价:¥18.00

购书理由:对照《论语新解》阅读,深入理解

 

http://otho.douban.com/lpic/s2002322.jpg《中国文化史导论(修订本)》
市场价:¥14.00  当当价:¥10.50

购书理由:钱穆

 

 

http://otho.douban.com/lpic/s2179394.jpghttp://otho.douban.com/lpic/s2879952.jpg《激荡三十年:中国企业1978-2008》
市场价:¥77.00  当当价:¥47.20

购书理由:了解经济发展史

 

 

http://otho.douban.com/lpic/s2730648.jpg《木腿正义》
市场价:¥26.00  当当价:¥20.60

购书理由:冯象、法律

 

 

http://otho.douban.com/lpic/s2931108.jpg《被误读的远行:郑和下西洋与马哥孛罗来华考》
市场价:¥32.00  当当价:¥19.30

购书理由:陈存仁、历史、中西方交流

 

 

http://otho.douban.com/lpic/s3103267.jpg《圣经的历史(《圣经》成书过程及历史影响)》
市场价:¥150.00  当当价:¥91.20

购书理由:圣经、历史、特价、精装本

 

 

http://otho.douban.com/lpic/s1772249.jpg

http://otho.douban.com/lpic/s2881531.jpg《罗杰疑案》、《无尽长夜》
市场价:¥21.00、¥19.00
当当价:¥17.19、¥11.80

购书理由:帮老婆购买

[转载老婆blog]点宝拾趣

点宝的故事千千万,信手拈来三两桩:)。

1、“点宝,明天跟爸爸妈妈出去玩,一定要早早起,知道吗?否则车子开走就不等我们了!”
“妈妈,那我要是真的起不来,你记得把我的眼睛撑开就可以了!”
“啊,这也行啊?”
“行啊,你把我的眼睛撑开,就会看到里面有四个字——我在睡觉!”

2、“妈妈,幼儿园教的新歌我唱给你听——放的屁哪,放的屁哪,放的屁哪,放的屁(就是HAPPY NEW YEAR的曲调)”
“啊,你们幼儿园怎么教这种歌啊,是你乱编的吧”
“不是不是,真的是老师教的,我也不知道啥意思!”
“那你们是什么时候教的,谁教的呢?”
“是英语老师教的,好像是做什么游戏,哦,对啦对啦,找什么花生”
晕,原来是FOUND Peanut!

3、点宝的外教老师遇见他爸爸,夸奖点宝是The best student,他爹很兴奋地转告点宝,点宝很冷静地答复:“怎么会呢,她难道不知道我数学不好?”

4、周末,幼儿园要求把被子全拿回家洗晒。奶奶去接点宝,点宝自己抱着被子走了一段,周围有人表扬他,他很得意。过了一会,奶奶说“可以了,给奶奶吧,你休息休息。”点宝说:“我不累,你不是还要我学邱少云嘛!”

5、送奶奶回家的路上,严重堵车。奶奶心急如焚,不停抱怨。点宝劝奶奶:“奶奶你不要急呀,你想想灾区的小朋友嘛!”

6、点宝在沙发上窜来跳去,奶奶威胁他:“你再这样,我就要打你的屁股!”点宝正要发飙,突然转念,笑着对奶奶说:“你打呀你打呀,我看你狠不狠得下这个心!”

不明真相,更得围观!

┏━┯━┯━┯━┯━┯━┯━┯━┯━┯━┯━┯━┯━┯━┯━┯━┯━┯━┓
┃特│,│网│在│!│很│的│敢│中│我│吧│有│看│,│去│。│档│那┃
┃此│或│民│此│ │自│事│跟│国│并│。│所│到│倒│想│当│,│天┃
┃向│者│,│不│ │然│情│官│的│不│说│感│了│是│。│时│叫│看┃
┃Z│说│能│明│ │的│一│府│老│清│实│,│公│让│最│也│做│到┃
┃O│,│够│真│ │一│旦│对│百│楚│在│就│民│我│近│只│“│了┃
┃L│保│做│相│ │句│出│着│姓│,│,│以│记│又│发│是│长│一┃
┃A│持│的│之│ │话│现│干│不│但│瓮│这│者│想│生│觉│期│个┃
┃,│关│事│际│ │,│,│的│被│是│安│个│Z│起│的│得│不│非┃
┃表│注│情│,│ │就│浮│。│逼│,│的│标│O│了│贵│好│明│常┃
┃示│。│,│做│ │是│现│因│急│按│事│题│L│这│州│笑│真│黑┃
┃崇│ │就│为│ │“│在│此│了│照│情│,│A│个│瓮│,│相│色┃
┃高│ │是│一│ │官│人│,│,│常│究│写│的│签│安│没│围│幽┃
┃的│ │“│个│ │逼│民│打│是│理│竟│一│报│名│县│有│观│默┃
┃敬│ │围│普│ │民│心│砸│根│推│如│篇│道│档│的│往│群│的┃
┃意│ │观│通│ │反│里│抢│本│出│何│博│,│。│事│深│众│签┃
┃。│ │”│的│ │”│的│烧│不│,│,│客│心│又│情│处│”│名┃
┗━┷━┷━┷━┷━┷━┷━┷━┷━┷━┷━┷━┷━┷━┷━┷━┷━┷━┛

此古书式竖排格式由http://www.cshbl.com/gushu.html在线转换工具生成。

查看来自zola的最新报道

[转贴老婆Blog]拎得清

    每天我们在家里的小兰车上奔驰的时间往往是靠教点宝背诵唐诗来消磨。一天在车上,我问点宝:“你还记得秦时明月汉时关吗?”老公激点宝:“他肯定不记得了!”点宝很不服气:“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为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我很开心,说:“爸爸小看我们!我们背出来了吧?”点宝说:“妈,他就是小看我,好像没有小看你吧。”

    回来还是在车上,点宝说:“妈妈,我要挠你的脚底板!”我当然严词拒绝,转念一想,就根点宝说:“那你再背一首新诗,我就让你挠我的脚底板:)。”话音未落,老公就马上制止:“这样不对哦,这是不能用做交换条件的。”考虑到他说的有一定道理,我顺口对点宝说:“爸爸批评我们了,我们确实不对哦。”点宝看了看我说:“喂,妈妈,爸爸好像批评的是你,没有批评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