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BlogDay

Blog Day 2008

明天就是8月31日,又到了一年的BlogDay了。今年的介绍,我打算轻松一点,介绍5个轻松有趣,不花力气的Blog~~

1、网不易,他们的口号:“不新鲜,毋宁死,不原创,毋宁吃屎”,非常的打动人心!最近的更新量较少,质量还是不错的!

2、掘图志:分享图片的乐趣。很多有趣的好图,最近以大杂烩为主,较不用心~~

3、新鲜坊:新站点,有趣的东西也不少。

4、子说:有趣的文字,独到的视角。他们的口号是:无码评论,独立思考。

5、围挖:既有图片,又有视频,新奇有趣,更新量大。最近常看它!

我的2006年的BlogDay推荐

《龙旗飘扬的舰队》——读后随感

  最近我参加了一个叫做“坐井观天”的QQ群,是《新宋》的作者阿越开的一个读书群。这个群的规则,非常严格,要求每个月必须读一本书,而且还要写出有内容的书评,而且书还不是自己随便选择的,必须是大家投票选择的结果,总之,这个组织,称之为“强读会”就对了。

   这个小组的第一次票选结果,是一本叫做《龙旗飘扬的舰队——中国近代海军兴衰史》的书。这本书是一个叫做姜鸣的人写的。这人的本行是证券公司的老总,毕业于复旦大学历史系。在豆瓣上有很多好评,但是,说实话,我对这本书的评价,非常的低。如果不是加入这个读书会,我根本不会忍着难受读了200多页。我对这本书的基本评价就是:粗粮!

  我看过的历史书不多,不过以前看的,大多数都是细粮,那些作者花了非常非常多的功夫,来组织自己的文字,写得比这本书,要好得多。

  一两句话也说不清楚,还是展开来说说吧。

1、什么样的历史书算是好书?

  我不是从小就喜欢历史的,在中学的时候,我读历史完全就是在受罪。因为老师实在是太差了,他在讲台上不过是机械的照本宣科,我们在下面也不过就是死记硬背。对于那时的我来说,历史无非是一堆事情——要背下来;一堆人——要背下来;一堆时间——要背下来;一堆结论——要背下来。那些事、那些人、那些时间、那些结论,相互直接可以说毫无关系,也毫无意义,更不要说趣味了。

  还好,我后来读到了钱穆的《中国史学名著》,再后来读了更多的历史书,比如梁启超,比如黄仁宇,比如唐德刚。在他们的笔下,历史变得极为有趣。为什么呢?因为读历史,可以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探索的过程。很多很多的疑问,都得深入到过去的历史中去寻找答案,这叫做带着问题去读历史;在阅读的过程中,也许解决了我的疑问,也许会读出更多的疑问,这叫做“从历史中读出问题”。在这样一个不断深入的过程中,我们会有很多的享受。

  历史之所以值得研究,就是因为有那么多问题在等着我们去发现,去探索,去思考,去整理。阅读一本好的历史书,也就是由作者带领我们出发去做的一个探险。一个好的导游,总能带我们发现重重胜景,壮美风格,指点我们激流险滩,幽深秘境。但是,看这本《龙旗》,却没有给我这样的感觉,似乎作者在近代史的文献海洋里,胡乱的逛来逛去,东捡了一点,西拾得一些,然后凑在了一起,写了这么一本书。既没有让我有发现问题的惊奇,更没有让我有解决问题的快感。宋丹丹当年有一句“薅(hao)社会主义羊毛”,这本书,就是属于“薅了一堆近代史料的羊毛”,既没有纺,也没有织~~~

2、舰船的管理出了什么问题?

  只举一个例子吧,在修订本的正文118页,1876年清政府向英国购买了阿尔法、贝塔两艘炮艇,11月27日李鸿章、赫德同去验收,并命名为“虎威”、“龙骧”。1877年春,又订购了“飞霆”“策电”两舰。1879年11月,另购的四艘舰艇到达大沽,被命名为“镇北”、“镇南”、“镇东”、“镇西”,原本是南洋订购的,却被李鸿章留下了,把已经在北洋使用数年,船底铁板已经锈蚀,机器零件也有松损的“龙”、“虎”、“霆”、“电”送往上海修理洗刮,然后划给南洋使用。

  这其中就有一个问题了,为什么四艘新购炮艇,使用时间2~3年,就已经“船底铁板已经锈蚀,机器零件也有松损”了?这种情况如果在南北洋中普遍存在,那么真到打仗的时候,还能有什么指望呢?进一步追问下去,就应该问问,那些清政府购买的舰船,到底养护情况如何?仅仅记录他们买来时的吨位,火炮数量,是不够的。

  但是,作者在书中,仅仅是用这件事情“来说明李鸿章的手腕”了。

  在这本书里,到处都是作者从各处找来的史料,但是史料之间有何联系,一组史料在组合起来之后,能够说明什么问题和现象,多种多样的史料该如何取舍,我都没有看到。偶尔冒出来一些议论或者结论,也跟作者所选择的史料无关,似乎都是一些泛泛的议论而已。这种议论的价值,就不大了。

  从书后的舰船索引中,我发现了另外几个地方记录了虎威、龙骧的情况,其中较有参考价值的,是101页的一段:1878年,许铃身率龙骧等四炮舰北上天津,李鸿章命他同丁汝昌“会督管带各员认真操练”,而为清流健将张佩伦坚决反对。张佩伦私下写信给李鸿章,提出当年曾国藩创建湘军水师,文用彭玉麟,武用杨岳斌,而今欲以许当彭,丁当杨,“虽在妇孺必不谓然”。张佩伦指陈三事,一是烟台条约谈判期间泄密;二是李鸿章上年坐船出演海炮,因潮浅不能入口,许铃身却率随同之船先行离去;三是性本轻扬,取受狼藉,挟妓冶游,招摇过市。

  这样看来,那四艘炮舰的损坏情况,也就可以理解了。

3、同样是写甲午海战,《龙旗》依然写得不好

  本书的第六章:甲午海战及北洋海军的覆灭,是我看下来写得最好的一章。当时我还在群里说:“更正一下以前对《龙旗》的看法,他写的“甲午海战”的那一章,还是很不错的。目前在对照看冰冷雨天的《浩瀚的大洋是赌场》,了解日本海军方面的情况 ”,随后我看完了老冰的blog连载,再后来,我又在网上另外找到了一些同样是写甲午海战的书来做比较。

  结论是:《龙旗》依然是其中写得最差的。相比之下,老冰的《浩瀚的大洋是赌场》,要介绍的清楚明白得多。特别是其中的几幅图,分别标明了在黄海海战中,几个关键的时间点,中日船只的相对位置与走向。另外一本《甲午战争图志》,是其中有很多清楚明白的对照表格,就把问题描述得更为透彻了。反观《龙旗》,描述的文字相对混论,又缺少表格、图标之类的辅助说明。(仅有的几个表,是附在后面的注里的,看起来较为麻烦,应该并入正文为好。)唯一的优点,是考证较为深入细致,可以细看。

  摘抄一段老冰的分析在这里吧,我觉得非常有见地:

  联合舰队赢在什么地方?首先赢在了对海权(Sea Power)的理解,1890年马汉的名著《海上权力史论》(The Influence of Sea Power Upon History, 1660-1783)出版以后,军令部立即将其译成日文,后又在1896年由海军的水交社正式出版。
  其次是胜利在日本全国上下对胜利的追求,从天皇开始拿出内帑,到全国官员减棒来凑钱购买军舰。
最后是海军的训练和灵活柔软的战略战术应用。比如用大量的速射炮来对付30.5公分的巨炮,用速度来对付吨位,自始至终地坚持一字纵队的编队行动,无论是第一游击队还是本队一直到海战的最后队形始终不乱,从开战前几年就开始认真地测量北洋舰队舰只的注目点的确切高度。
  而北洋舰队呢?有舰队无长官,有阵势无指挥,有敌人无目标,有组织无纪律。

4、我希望看到的比较与讨论

  我一直比较关心一个政府的行政效率问题,在我看来,一件事情的成败与一个政府的行政效率,有着极大的关系。我们看中国古代的那些名臣奏议,写得多好啊,几乎句句都是真理了。但是,真正做起来,是什么样子呢?不知道!

  我看《龙旗》里面的很多议论的文字,都觉得很有道理啊,你很难说,满清政府是完全的昏庸,完全的不明事理。他们甚至也制定了一些制度,划拨了看上去充足的预算,用于发展海军。但是,实际的执行情况究竟如何呢?

  其实,我最希望能够看到的,是中日海军发展的比较。世界上没有完美的政府,好坏都是比较而言的,能力的强弱、效率的高低、人才的多寡,也都是通过比较才能发现的。

  比如说,大家都买军舰,日本花了多少钱,买了什么舰。清朝花了多少钱,买了什么舰。这样比下来,才能看得出当初清朝有没有更吃亏,有没有更上当。

  比如说,大家都送学生出国留学,各自的学业如何,在国外的老师如何评价,回到国内的功绩有怎样。也要比较了才知道。

  再比如说,大家都有海军学校,各自的校风校级如何?教学质量如何?人才培养得如何?日本的海军兵学校,是当时的世界三大海军院校。而清朝的水师学堂呢?

  这些都是我想看到,但是却没有在书中看到的部份。所以相当的失望。还好后来看老冰的博客,弥补了一些遗憾。

5、该用什么样的办法来管理水师学堂呢?

  说到学校的管理,我发现了书中较为有趣的一点。139页:当然,“扬武”舰上并非一切尽如人意。一位外国观察家写道,舰上插着原先拟任“李-阿舰队”中方统领蔡国祥的旗帜。但他不常到船上来,要是来的话,便把自己关在一间位于轮船中部、狭小而熏得极香的舱室里,里头有一个敬拜天地的龛。这位提督所积极参加的,是发给士兵薪水及监视刑罚的执行。他对蒸汽船毫无所知,而且连一个英文字都不会说。再往后,“扬武”归船政学堂的高材生张成指挥。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军舰从此竟“有名无实,练务为弛”了。

  蔡国祥的办法,是老办法。张成的是新办法。实际的情况确实,张成虽然懂得蒸汽船,会说英文,却未必懂得如何当一个长官。而蔡国祥牢牢抓住的,则是“赏罚二柄”,这恰恰是管理的精髓所在。

6、一个朝代的盛衰

  整个王朝衰落的大趋势无法逆转,但是,衰退是怎么发生的呢?咱们先从一个创业型的公司说起。

  我现在所在的公司,就是一家创业的公司,人少、事多、规矩都尚未完善。我常常跟手下说:“以创业的心态来做事,就不能仅仅是做好自己责任范围内的工作,要关心得更多才行。”

  所谓责任心、主人翁意识、不分畛域,和衷共济等等精神,不但是在一个公司需要,在一个国家也同样重要。这样的精神如果有,就能够弥补非常多的制度方面的缺陷,如果精神缺失,人人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屋上霜。甚至于非但不能帮助他人,连自己分内的事情都不打算做好。能混就混,能蒙就蒙,欺上瞒下,个个都在打自己的小算盘。这个王朝也就差不多进入衰退期了。

  再说到人才,同光中兴之后那帮大臣,在当时也的确是人才。但是,相比起日本,那就差得太远了。无论是政治、外交、军事、教育,甚至看世界的眼光长远,考虑问题的严谨周密,做事的干练狠辣。都绝非满清君臣可比。龚自珍当年说,衰世类似治世,但是却“左无才相,右无才吏;阃无才将,庠序无才士;陇无才民,廛无才工,衢无才商,……”

  所以,我们才会在《龙旗》一书中,屡屡看到某某人办事不力,被朝廷责罚,但是又要求他戴罪立功云云。为什么,就是根本找不到能够替换的人选,只能还是用他。

  盛衰之趋势,的确是客观规律。满清处在衰退期,是无可挽回的事实。所谓衰退,不但是整个时事越来越不堪,更是那些企图挽狂澜的人物,也不过是衰世中的一员,根本就没那个能力。不过用纸头糊一下破屋子罢了。

  也许,我们需要考虑的是,有没有可能存在这样一个制度,能够减缓一个“王朝”的衰退?能够稳定的发掘出优秀的人才?能够最终跳出这个“治乱”的循环?这个,也许是历史研究,永恒的问题之一吧~~~~

转帖我赞同的一段评论

http://comment.2008.163.com/2008viii_bbs/4JP92FJE00742R2S.html

刘翔作为一名运动员因伤退出比赛就其事件本身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我们可以表示同情理解。
但是紧接着我们媒体(尤其是主流媒体)的表演却实在让人作呕,竟然把刘翔比作英雄,甚至有人替他总结出了“跨越自己的精神”,美其名曰“人性”战胜了金牌至上论。我实在不明白,刘翔退赛无论是什么原因,这件事都不是好事,对我们国家、观众都不是好事,这些人竟然能总结出这么多优点,并大肆吹捧。
刘翔“跨越自己的精神”的实质是什么精神,大家不言而喻,这种“跨越”很难吗?应该不难,只要意志稍微薄弱一点就“跨越”了,历史上实现了这种跨越的比比皆是,刘翔不是“跨越”的创造者。鼓吹这种跨越,对比而言,1968年,在墨西哥城奥运会上,坦桑尼亚选手阿赫瓦里的四小时带伤走完全程的举动,在他们的眼里就是彻头彻尾的二百五,但是后者正恰恰是奥运精神的代表。
鼓吹刘翔“人性”论者听着:我们姑且承认这是人性,但这绝对不是人性中最闪光的部分,人性中最闪光的部分,在累死在抗震救灾现场的我的解放军战友身上,在明知到快要塌方,但仍然想冲进去救人,被战友拉住后哭喊“让我再就一个”的武警小战士身上。
我们的媒体到底要宣传什么?到底要赞美什么?是不是我们称颂至今的拼搏精神和重在参与的奥运精神要全面替换为“跨越精神?,是不是这种“跨越”和人性要在我们全社会和部队中宣传和推广?
最后说一局,说实话我们现在讨论刘翔事件实在是很无聊的事,要不了多久人们(包括媒体)就会忘记这件事,甚至在奥运记录上也只会留下这样一笔“2008,北京奥运会110栏预赛第一组,1536号中国运动员刘翔退赛”,但是永远被人铭记的,并且过去、现在、将来都会激励着无数人投身奥运的是坦桑尼亚选手阿赫瓦里和他那句传颂至今的名言“我的祖国把我从7000英里外送到这里,不是让我开始比赛,而是要我完成比赛”。

btw:我认为,刘翔背后的那个团队,大有问题。否则不会出这么大的“事故”。至于刘翔本人,我不认为他在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