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书评

http://image.cmfu.com/books/114559/114559.jpg
《庆 余年》这本书,估计已经有很多朋友都看过了,我现在才来看,来写书评,已经很火星了。不过这本书对我来说,有一点特别:这是第一本我购买了实体书的网络小 说。之前的《新宋》、《明》、《家园》、《说说明朝的那些事儿》等等,我都觉得相当不错,但是,始终没有买过实体书。能够注册一个帐号,花钱在网上看,就 算是对得起作者了。

《庆余年》是一本非常好看的书,语言流畅、幽默、常常有让人爆笑的绝妙小语。故事也极为曲折动人,人物个性也相当鲜明,当然,这些都是套话。完全 可以省略。真正触动我的,是小说中反复提出的一个大问题:”人的一生应当怎样度过?”作为一个重生穿越的人,他这一辈子已经是赚来的了。从一开始,范闲就 有一个确定不移的目标:”抡圆了活一把”,但是,究竟该怎样去活,却是个大问题。这个问题,在书中被反复提出,被反复思考,一次又一次的获得更加确定的结 论。追寻这样的思考过程,是我读这本书最大的收获!

《庆余年》中有一个从来没有上场的人物,名叫叶轻眉。但是,在我看来,这整本书,都不过是叶轻眉故事的后传而已。取名叫《叶轻眉后传》,也不为 过。那是一个活得更加奔放、畅快的人生。那是一个更加舒展、自由的灵魂。那是一个更加让人想去亲近、了解的人!遥想当年,令人神往啊!

《庆余年》到现在已经出版了6本实体书了,但是,在我看来,出版社是完全愚蠢的。居然给这本书,取一个副标题,叫做”天下权臣宝典”,还号称:”08年最强权谋小说”。我呸!

总之,强烈推荐阅读,决不会后悔的。

也谈“ping deng”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yeka与云风都是武汉人,今年过年,他们在武汉很痛快了的聊了一次,留下了两篇Blog。
云风:《ping deng 》
yeka:《通向zi you的必经之路——自律——ping deng 》
然后,另一位相当知名的Blogger herock,写了一篇《ping deng? 》,表示质疑。
然后,云风又回了一篇《再谈”ping deng”
另外,在云风的blog里,有一个叫
ghost 的老兄,也有长篇回帖,既精彩,又混乱。

我也忍不住,想来聊聊这个话题。

1、云风与yeka的聊天,起因是公司文化,泛泛而谈的ping deng,话题实在太大,也很容易不当心就“被低俗”了。咱先不说,还是回到公司里来讨论。
一个公司,我觉得最要紧的,无非两条,一个是跑的方向正确,一个是跑的速度够快。也可以更加书面一些,称之为:“战略”与“执行力”。

2、没有人是完人,天才也同样会犯错,百年老店都可能倒闭,所以,战略的成败,极端重要!

3、大家都有意见,每个人都想多少发表些意见,如果人人都强调:“我的意见应该被重视”,甚至必须被采纳,这样的公司,就会寸步难行。

4、所以,我的第一个观点是:“过于重视意见的充分讨论,可能会损害执行力,降低效率。完全的独断专行,又难以避免犯错。中庸之道很重要!

5、回头来看ping deng,人与人之间,当然是ping deng的,每个人都不应该高人一等,更不应该以势压人。无论是职位、经验还是股权大小,都不是一个人,鄙视另一个人的 理由。
但是,这些说的,都是心态上的事情,而不是事实层面上的事情。

在事实层面,一定会,也必须得到一个结论,这个结论如果能够通过较少的争吵得到,就会大大的节约公司的成本。这个与是否尊重一个人无关。(换言之,我不采纳你的意见,并非不尊重你。)

6、公司决策,不是政治决策,不可能搞一人一票。从最顶上来说,要按股权比例来投票。再下降一点,高级的战略会议,不可能动不动就开全体员工大会。再下降 一点,哪怕最终证明是那个资格老的人错了,我也会优先采纳经验更加丰富的人提出的意见,从概率来说,这样会更少犯错。这是公司的企业性质决定的,而不是单纯的理想主义的问题。

7、再回到技术层面,上次与51.com的陈桂新大哥聚会,听到他说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分享。“少争论,先加机器,再找原因”。在IT技术领域,相对于其他 的部门,其实更加容易分出对错来,所以,在事前争论对错,极为浪费时间。遇到问题,先解决问题,所谓加机器,其实就是“用最土的办法,来解决问题”的一种 表现。

假设,在公司里遇到技术争论,我会先固执己见,然后等待事实。假设事实上证明我错了,那很好,我会去主动道歉,并且会修正对某某同事的评价,在以后的争论中,更多的听取他的意见。就这么简单。

8、所以,我的第二个观点是:“ping deng是一种心态,乃至个人修养,而不应该成为一种公司管理的原则。

9、最后,说一句玩笑话:“云风,被dingdang惯坏了 :)”

与 Nā Nā 有关的两个笑话——外一则《肥肉》

Nā Nā大概算是上海土话,也就是(.)(.)的意思,用汉字来写,应该是“奶奶”,不过不读“Nǎi Nǎi”的音。

儿子现在大了,也开始关心这方面的事情。

1、有一次,点点看到一个胸罩,就问他妈妈:“这叫什么呀?”
他妈妈回答:“叫罩罩”
他说:“噢,我原来还以为叫Nā布呢。”
他妈妈奇道:“什么叫Nā布呀?”
儿子回答:“咦,就是Nā Nā上戴的一块布嘛~~”

2、还有一次,点点把一件衣服斜穿在身上,然后就又开始突发奇想。
妈妈,你看我这样像不像唐僧。有点像穿着袈裟的样子?
然后,他继续发挥:“我一边穿着袈裟,一边露着Nā Nā”
于是,他非常得意于自己的创作,就在那边一遍一遍地念着。

还问妈妈:“这个是不是押韵了?袈裟和Nā Nā是不是押韵了?”
我们两个在那里,只能“无语狂笑”

外一则:
老婆单位的一个同事,养了个儿子3岁不到了,也对这个“Nā布”很感兴趣。
一天,他做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到沙发上放着一个“罩罩”,突然对他妈妈说:“妈妈,把你的胸罩拿来玩玩。”
然后就把胸罩拿在手里,熟练的抽出里面的两个衬垫,在手里捏着。
一边捏,一边说:“我喜欢的,这个像两块大肥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