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它不是你希望看到的

最近发现自己的审美标准,和好些人有差异。

看《海盗电台》,觉得好得不得了,我跑到豆瓣上去,打了5星。然后顺便去看看评论,结果发现了好多1星、2星的影评。总的套路是:真正的摇滚,不是这样的,那些家伙,不是真正的牛B,而不过是装B。这并不是一部真正宣扬摇滚精神的电影,而是bla..bla..bla。

 

看《阿童木》,我也喜欢得不行。我又跑到豆瓣上去,打了5星。再一看影评,又是不少人在骂:这不是我童年的那个阿童木,这是一个盗用了阿童木名字的美国货。。。然后又是bla..bla..bla。

 

当然,这两个例子,也是我随手举的,我真正想要说的,是这么一篇blog:《王佩:<大江大海 1949>读后感之无序发泄版》。

 

我们读书也好,看电影,听音乐也罢,当然会带着某种预期。想要获得什么,看到什么,如果没有实现预期,自然会失望。。。但是,当这种失望转变为批评的时候,往往会演变为对创作者水平、能力、甚至道德的攻击。

我下面引用几段,给大家欣赏一下:

龙应台这个鸡婆,《大江大海》我已经看到了76页,里面除了费尽笔墨摹写她的父母和她自己,并无一点大历史的叙事。

汉语是多么灵动的语言,与从句林立的英语相比,别有一番魅力。。。。一个刘姥姥,胜过八个龙应台。

龙应台对待历史数据的态度是很草率的,关于长春围城死亡人数,书中说,有两个数据,有人说10万,有人说65万。龙应台玉手一挥说:“取其中好了,那就是30万。”取中值的统计学依据何在?瞎掰嘛。

应台,我们可不可以把岁月交给风,把往事交给云,把比喻交给诗人,把修辞交给小说,把自恋交给自传,只把历史事实留给《大江大海》。

说实话,王佩老师,从一开始就错了。

二战史料,无论中文的,日文的,英文的,德文的还是更多其他文字的,早已汗牛充栋,铺天盖地。龙应台再写这么一本,有何意义?

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一本史料集!要求龙应台,只把历史事实留给《大江大海》,完全就是看错了书!

龙应台也不是个历史学家,在这部作品中,考证的准确性高低,根本就不损害这本书的价值。要求《大江大海》的每一个数字都准确无误,也完全就是看错了书。

龙应台不是在写近代史,不是在写二战史,不是在写1949断代史,说到底,根本就不是在写历史。要求《大江大海》“大历史的叙事”,也完全就是看错了书。

明明是一个因为看错了书,而感到失望的家伙,却以极为刻薄的语言,来攻击作者,我觉得,实在是有点:“不厚道”——(当然,这仅仅是我经过克制以后,发出的批评)。

不说王佩老师了,说说书本身吧。在我看来,这是一本什么样的书:

这是一本历史散文集,是一个女人,在听到、看到那么多1949的故事之后,发出的感慨。

是的,仅仅是感慨,这样的感慨,没有条理,不讲逻辑,不讲是非,不论对错,无关大局,不问立场,这一切的感慨,仅仅围绕着一个核心:就是“苦难”。因为战争,因为命运,因为世事无常,因为人性,因为种种已知、甚至未知的原因,而发生的苦难。

而龙应台,对于这样的苦难,不是以一个旁观者,不是以一个记录者,不是以采访者,甚至猎奇者的身份,来描写的。他首先花了很长的篇幅,描写自己的父母所经受的苦难,然后,以深切的,对自己所爱的父母的同情心,来接着描写后面的故事。

我能够猜想,为什么故事结构会那么跳跃,甚至破碎。因为在我阅读的时候,每每读到双目含泪,感动不能自己,必须暂停一下,才能接着往下读。龙应台在写书的时候,我非常肯定他常常会下不下去,因为故事实在是太沉重了,如果不穿插些别的轻松一些的故事,简直就是无法写下去的。

这样的一次阅读,说到底,不是在阅读故事,而是在体验情感。体验作者的情感,也因为作者的叙述的功力,进而能够体验当时那些亲历者的情感,那种绝望,那种伤痛,那种追悔莫及,那种肝肠寸断。当龙应台反复的说着:“管管,你不要哭,管管,你不要哭”的时候,我简直是无法抑制的哭了出来!

所以,王佩老师,长春围城,究竟是死了10万、65万、还是30万,根本就不重要。在阅读这本书的时候,这些数字是否确切,一点都不重要。因为,苦难是无法“计量”的,是无法“比较”的。不是65万的苦难,就是30万苦难的2.1666倍。这样的读书,根本就是不会读书。

所以,我读这样一本书,也无非就是经历了一次情感的旅程,无法得出任何结论,也总结不出什么道理,只能说:“去读吧,如果你还没有变得铁石心肠。”

怎样才能不受人惑(IT版)

1931年,胡适给北大哲学系的毕业生,做了一个临别赠言,直到现在看来,依然非常有效。文章不长,谨录一段如下:

你们应该做些什么?你们应该努力做个不受人惑的人。

你们能做个不受人惑的人吗?这个全凭自己的努力。如果你们不敢十分自信,我这里有一件小小的法宝,送给你们带去做一件防身的的工具。这件法宝只有四个字:“拿证据来!”

这里还有一只小小的锦囊,装作这件小小法宝的用法:“没有证据,只可悬而不断;证据不够,只可假设,不可武断;必须等到证实之后,方才可以算作定论。”

必须自己能够不受人惑,方才可以希望指引别人不受人诱。

朋友们大家珍重!

 

“拿证据来!”,就这四个字,简直是金玉良言啊!问题是,假设人家拿来了证据,你怎么办?信吗?不信吗?证据是真的,还是假的?在哲学家而言,的确不是简单的事情。

今天另外看到一篇文章,颇有些意思,名字叫做《休谟公理的概率表述》,文章本身介绍了一个有点意思概念,但是这个公理的漏洞却大得不得了,很简单,我们如何来确定神迹的可信度呢?又如何来确定证言的可信度呢?文科生搬弄概率论,却忘记了重要的一点:概率是统计出来的。只出现过一次的事情,是不能计算其概率的。所以,整个公理,根本就无法成立。

当然,太簇的脑子,更加一团浆糊,将可信度偷换概念,称之为概率,这两东西,是一个概念吗?

反正,在他们文科领域里,要决是非,断曲直,总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否则哲学也不会吵了那么多年,也没统一成一个门派。

正好今天阮一峰写了一篇blog《我为什么喜欢编程》,倒是一个明确的利好消息。引一段如下:

程序员早就练出了对公正有非常良好的判断力。代码要么能运行,要么不能。坐在那里争论代码是否有问题,这是毫无意义的,因为你可以运行代码,答案自然就有了。代码的世界是非常公正的,也是非常严格有序的。许许多多的人选择编程,首要的原因就是,他们宁愿将自己的时间花在一个公平有序的地方,一个严格的能者上庸者下的地方,一个只要你是对的就能赢得任何争论的地方。

这个意思,咱们可以再引申:在程序的世界里,在IT的世界里,判断对错,是相对容易的,要不受人惑,很简单,“拿证据来。”如果没有证据,或者对方的证据可能有问题,很简单,“做到电脑前面,coding and run!”是非曲直,往往就能一目了然。

要想不受人惑,根本就不必求人,有一台电脑在手边,总能够找到事实的真相!我前面写过一篇《咱圈真乱》,对于那些勇于误人子弟的家伙,咱们也许没法及时的制止,更不要说制裁。但是,努力提高自己的分辨能力,总是不会错的。


再说两句题外话:在IT这个领域,有些事情,是无法验证对错的,那就是:“软件开发方法论”,所以,这方面的大忽悠也就最多。在这方面,我持实用主义、相对主义以及经验主义的观点:无论什么方法,只要能对咱自己这个团队带来好处的,就是好方法,管他被多少人骂,那也是好方法,只要是带来坏处的,那就是垃圾,管他有多少或有意,或无心的托。

与potian兄闲聊

昨天的一篇blog,potian兄又回了长长的一篇帖子,照理我是应该直接回在后面的,不过一方面想说的话比较多,另一方面也想要让更多的人看到这个“闲聊”,所以就另外发一篇blog了。见谅!

不过,现在也10点多,本来脑子里打腹稿的时候,想了很多很多,真的要写,还是简单一点,写成提纲式的吧。

关于有罪推定与无罪推定

在法律上,我当然支持无罪推定,也就是说,在有确凿的证据之前,首先假设一个人是无罪的,哪怕这个人,曾经是一个罪犯,也应该坚持证据说话,坚持无罪推定。

但是,在面对业界的各种“牛人、高人”的时候,我通常会采取某种“有罪推定”的原则,首先假设你可能是在忽悠我,哪怕你从来没有忽悠过我,我也对你这个人,不抱有当然的迷信。认可某人的作为,认可某人的言论,都是应该的,但是如果在某人说话之前,就先肃然起敬,就有点盲从的嫌疑了。

所以:见大人则渺之,是我较为推崇的心态。

关于读书的心态

我看到了很多的言论,似乎都挺支持“中文的技术书不必读,尤其不必读中国人原创的技术图书”,这话,我是不同意的。对人,我觉得不必盲目的信任,但是,对书,却不该盲目的排斥。引一个小故事:

1943年,徐复观初次拜见熊十力,请教应读何书。熊教他读王夫之的《读通鉴论》。徐说那书早年已经读过了。熊十力不高兴地说,你并没有读懂,应该再读。不久后,徐再见熊十力,说已经读完。熊问有什么心得?徐便接二连三地说出许多不太满意处。熊十力未听完便斥骂道:“你这个东西,怎么会读得进书!任何书的内容,都是有好的地方,也有坏的地方。你为什么不先看出它的好的地方,却专门去挑坏的?这样读书,就是读了百部千部,你会受到书的什么益处?读书是要先看出它的好处,再批评它的坏处,这才像吃东西一样,经过消化而摄取了营养。比如《读通鉴论》,某一段该是多么有意义;又如某一段,理解是如何深刻;你记得吗?你懂得吗?你这样读书,真太没有出息!”经此一骂,徐复观立起来了。

关于这次Kent Back是不是在忽悠

我最愿意相信的,是这样一种情况:郭晓在忽悠gigix,而不是Kent Back在忽悠大家。

不过,我还有一些看法,KB给出的那5个词,简直就不能算是什么创新,无非就是我所说的:“能飞就飞,有桥过桥,有船划船,会游就游,实在不行就不过去了。”真正有价值的,不是这些原则和方法,而是如何判断?什么时候,是什么状况,该采用什么方法来应对。这种事情,经验丰富的程序员是不够的,还得是经验丰富的咨询师才有这个判断力。

这么说来,我的确不认为Kent Back有丰富的咨询经验,他的这5个词,的确更加适合被TWer拿来运用。这也就是为什么郭老师为那么看重KB的这次演讲的原因。

另外,我的确了解到一些反馈,一些听过KB演讲的人,对这个演讲,还是有些失望的。

我对于软件开发管理的一些看法

5年前咱们讨论的时候,我当时心里面在构思一篇叫做《定论》的文章,很想创立某种定量的评价机制,来判断软件开发方法的优劣。在积累了更多的经验之后,我的看法发生了不少的变化。

软件开发的办法优劣,是不可能定量评价的,这门学问,说到底,不是数理化学科,而是人文学科,没办法定量、重复试验的。

但是,敏捷其实并不是什么新鲜的、独创的、革命性的东西,在我看来,敏捷的开发管理,也无非就是将管理的普遍原则,正确的应用到软件开发上去罢了。

好的管理,无非三点:工作分配合理、定期严格检查、合理反馈并改进。在软件开发中,如何更好的分配任务、如何严格的定期检查、如何合理、及时的反馈,能做到了,就是敏捷,做不到了,就是僵化。至于选择什么方法,什么手段,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如何坚持,如何判断自己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

所以,我对于开发管理的看法,可以说是相当看不上理论的东西。因为,那些高深繁复,精致优美的理论,并不是为我所准备的。我现在自己面前的那碗饭,都还没吃干净呢?要说现阶段最为重要的任务,那就是培养自己形成一些有效的管理习惯,如此而已。

就这些了,回头再聊,顺祝中秋快乐。

帖子虽老,却不过时

我昨天发的那篇《咱圈真乱》,potian在下面留了一个言:

我不知道Kent Beck这次有没有忽悠,但我以前还真没发现他什么时候忽悠过别人
原来现在的人都牛皮到随便把Kent Beck称为忽悠的地步了
佩服!佩服!狂佩服!

说实话,我也没想好怎么完完整整的回复这个留言,只能简单说了几句。

今天翻出了2004年发的一个帖子,5年多过去了,我发现,那个帖子居然一点都不过时。《读《人件集——业界偶像》有感

贴几段在下面吧:

我写这篇文章,说的其实是两个问题,一个是跟风的人太多。另一个是吹风的人也不少。

我要说的是这个行业普遍存在这样的现象,当你看到这样的文字:“只有James Martin才能站在那个讲道台上发言。当我说到这里时,全场一片寂静。”这让人大笑,也让人感到悲哀,这是怎样的一个群体,当他们听到James Martin的名字的时候,居然全场一片寂静,没有一个人去怀疑这可能是一个笑话,这样的群体盲从,是我们整个软件开发行业的写照。

我不只是说初学者存在跟风厉害的问题。而是说整个这个行业,风太大了,你想不跟也难。不做吹风的人,也要从我做起。

我和你们的思路不同,我并不认为这是阵地的争夺,无论哪个大王在城头插旗,都不过是“偶像”的一种而已。
只要这个领域里存在偶像,我就认为不正常,不管这个偶像宣扬的是OO,是CMM,是XP,还是RUP。所谓偶像,就是那种使人盲从的人。他们运用自己的影响力,推广自己的东西。都不是基于理论的逻辑力量,而是基于大家的迷信。
有些人迷惑于这样的现象,所以跟风。
有些人其实很清楚,因此更加想要成为“偶像”。呼风唤雨,左右业界的方向。o6z,dlee,gigix,这也许是你们的思路吧。
potian说,我也许也有些担心,是的。我不只是担心CMM大举入侵,我也担心RUP,XP,AP成为新的神话。无论是哪一种技术,理论,思路,一旦像“神圣不可怀疑”的东西一样被宣传,就是我所担心的。

我无法相信,仅仅因为某某人说的一段话,就去崇拜他。
话正确,就是话正确。崇拜他,就意味着相信他剩下的话。这样的态度,颇为盲目。
再者说,就算这句话本身,也不过就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而已,真的这么值得你推崇?

有趣的是,5年多以后的今天,我的想法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当年参与讨论的potian和gigix,也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咱圈真乱

这是一篇杂感,想到哪说到哪,各位看客见谅。

之所以会有这么一篇,是因为前段时间的《JavaScript征途》事件。首先是hax开始简单的批评css8(朱印宏)的新书。

随着事情的越演越烈,终于评论变成了炮轰。炮轰《JavaScript征途》,兼批技术社区的吹捧之风

再后来,我看到了目前为止,最为深刻的反省:《aimingoo:从“装B被雷劈”讲起》以及更加深入的揭批:《真相总是能被还原的——兼批一切口号党、标题党与托托党!

在这里,我们可以发现咱圈之乱像就有:

1、胡乱写书,误导同学,脸皮奇厚,打死不认错
2、拉人头,“做书”挂名
3、拉大旗、作虎皮,编造推荐序
4、专业书托、炒作
5、技术社区,相互吹捧,只说好话,不说坏话

接着,JavaEye的Robbin在Twitter上留言:今天收到了出版社的威胁邮件,说hax批评《JavaScript征途》涉嫌网络诽谤,要求我们删除。其实他不知道我是被吓大的,他也不知道吸取李刚的教训,我看他们很想当李刚第二。邮件主要内容如下:贵公司JavaEye技术社区会员Hax发布的一篇博文已经超越了技术交流的范畴,带有鲜明的网络诽谤嫌疑,干扰了我社图书营销,故向贵公司反映此问题,请酌情处理。我社保留进一步维护自身权益的权力。// 我回邮件要求他明确指出诽谤的词汇。

一个无耻的出版社,居然敢威胁社区,“酌情处理”。不禁又让我想起了当年的李刚。

这里又发现了一个乱象:6、出版社之无耻。

再有一些其他的事情,比如《Python 核心编程》剽窃社区翻译成果事件。简直就是无耻之尤了!

今天还发现一件乱事,在收到《我是一只IT小小鸟》样书以后,我到网上去看了一些书评,居然看到这么一篇:

看了目录和样章
抛开这些年轻作者们的稚气文笔和观点
发现这本书所描述的情形根本不具备代表性,可以说,这本书所描述的经历是真实的,但又是被精心雕琢过的,是被微软IBM等大企业所改造过的,通俗点,就是一群被洗过脑的小p孩儿宣扬国外软件寡头们的在华策略,是应用不是创造,以这种方式可能会造就一群会勾心斗角媚上欺下的高薪白领,但决造不出令我国人自豪的民族软件
建议尚未接受社会的中国孩子们慎读
建议被蒙蔽一时出版社能够惊醒,不要迫于列强压力,不要被一时利益蒙蔽,早日杜绝此类图书的出现

这算是什么呢?大概算是专业书砸吧!跟书托专门对着干的那种,也许是出版社之间恶性竞争的结果吧。

再来说一个乱象,就是大师横行。举几个例子:

在InfoQ,登了一篇非常有价值的访谈《程立谈架构、敏捷和SOA实践》,结果底下有个留言把我恶心坏了:

引用了程立的一段话,然后说:

能够正视失败和错误,而不回避和掩盖,正是真正的职业架构师的宝贵素养。
敏捷 OO 教练 张恂
www.zhangxun.com

我到张恂的站点上看了一下,又发现一个新名词:《中式太极敏捷》!!!

再举一个新名词层出不穷的例子:《这算是传教吗?》,其中出来了5个新词:Leap、Parallel、Stepping Stone、Simplification、Pause

gigix的第一次回答是:其实,我很想知道,楼主认为twitter是个什么呢?自己屁颠屁颠的去follow一个傻逼,然后哈哈笑着说“这哥们真傻逼” 嗯,真傻逼

然后,就有lordhong非常精辟的结论:“老头又忽悠出4个新buzzword,接下来2,3年的生意不愁了… ”

是的,就是忽悠!

出版社和编辑,没有本事鉴别作者的好坏,没有本事鉴别书的好坏,更没有本事帮助作者将书写得更好,所以,只能拿着烂书出来炒作,来忽悠,来“打开销路”。

老师忽悠学生;大牛忽悠高手;高手忽悠新手;新手虽然弱,还可以去忽悠在校生。

王三表喜欢说:“贵国如何如何,贵圈如何如何”,问题,现在这不是别的什么贵圈啊,这是咱圈啊!

为什么我非常敬佩周爱民老师,因为他的这篇blog,非常的勇敢,咱们这个圈子,太缺少深刻的,甚至是尖刻的、一针见血的批评了,无论是对人、对事、对书还是对技术,胆小一点的,有人品一点的,也无非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说一句:“我向来不看国内的书”罢了。胆子大一点的,更加无耻一点的,就撒开手脚的去忽悠,反正小白多的是,不愁没生意啊!

作为一篇感想,我实在是写得太语无伦次了,也很难给出一个能称得上结论的东西。

喊一句话吧:“向hax和aimingoo学习,要想咱圈不那么乱,就要呼唤更多、更犀利的技术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