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一位冲动的朋友

好久以前,我写了一篇blog《发布一个XPS转PDF的小工具》,提供的下载地址还是 http://www.zhuangbiaowei.cn/gxps.zip

结果,遇到了一位冲动的朋友,试图下载这个gxps.zip文件,结果下载到了一个百度的工具栏,于是对我破口大骂,我也实在是冤枉。

www.zhuangbiaowei.cn

这个域名已经停用了,你不可能下载到真正的gxps.zip,很有可能你的浏览器已经出了问题(当然,可能还会有别的原因,但绝对不会是我故意害你),所以下载到了另外一个流氓软件。

这个下载地址已经失效,我是应该尽快改掉的。

至于如何删除这个工具栏,你可以参考很多网络上的文章,如果你对360有信心,也不妨装一个用用。

不过,你骂人还是很不好的!

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通用与专用

橙子的文章《我眼中的移动互联网》,我看了以后,感想挺多的,不展开谈了,就说一个话题:“通用与专用”。

首先回顾几个重大趋势:

  • 自定义的数据结构到通用的数据库;
  • 嵌入式操作系统中,linux逐步成为主流;
  • MIS系统开发,Web逐步成为主流;
  • WebGame从无到有,从Flash到HTML5;
  • 手机从通讯工具向智能手机,向全能移动手持设备演化;

这些趋势如果要展开来说,都是可以独立写一长篇的,但是,总的趋势很明显:专用的,针对特定硬件与特定平台优化的产品,具备先发优势;但是,通用系统、通用平台,也许可以总结为:“更具有包容性的解决方案”,具备后来居上的必然性。这样的趋势,有以下几个原因:

  • 硬件能力逐渐强大,使得特定优化的价值,逐渐降低;
  • 私有的、专有的、特定的系统与平台,不具备推广价值,也自然不容易获得健康的后续成长;
  • 通用的系统与平台,自然会引来更多的开发者与使用者,会更加容易获得大企业、大赞助商的扶持,会形成更加活跃与开放的社区,自然也会更加健康的成长;

目前,在移动平台领域,又一次明显的硬件限制出现在人们眼前,专用软件,特定应用肯定会获得更好的使用体验,自然会在一段时间内大行其道。不过,这样的情况不会持续很久,专用设备一定会有生存空间,但是会局限于小众市场,专用软件一定会有人喜欢,但是同样也会逐渐的只受到高端小众用户的喜欢。

三个结论:

  • 作为开发人员,如果要押宝的话,任何时候都应该押在通用平台上;
  • 对于小公司而言,专用平台或者专门的软件、设备,是获取先发优势的好手段;
  • 做通用平台,那是大公司的专长,小公司如果妄想做大平台,特别是想占据主导,通常会死得很难看;

那些老师教我的事情

今天是教师节,从好多天前,我就开始在心里打腹稿,想写一写老师的事情,心中思绪万千,可写的东西也非常多,总算在今天考虑清楚了,不打算写负面的东西,只说些正面的内容,总的标题,就叫做《那些老师教我的事情》,记录一些事情与场景,众多的老师对我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正是因为他们,我才成为了现在的这个样子,有了这样的个性、兴趣爱好、志向与见识。

父母是我的第一位老师

这当然也是老生常谈了,父母的言传身教,是对我最为重要的教育,我妈正好还是一位小学教师,从小最经常对我说的一句话是:“优点不讲是存在的,缺点不讲它就不会改。”所以,他们从来不会当着我的面表扬我——嗯,估计内心还是挺满意的——其实,我妈还经常讲一句话:“我几十年的教育生涯,就是在你的身上是最失败的!”那种痛心疾首的表情,现在想来,还是挺有趣的。

要说他们教我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为了避免这篇文章写得太长,甚至变成老爸老妈专场,就只记一点吧:我妈这边有四个姐妹,我爸是我外婆最中意的女婿;而我爸这边有四个兄弟,我妈是我奶奶最中意的媳妇。尊老爱幼,对老人一心一意的孝顺,是他们对我最大的言传身教。

忍不住再记一点,父母对于我一个极大的影响,是他们和谐的婚姻,结婚30多年,我竟然一次都没有听到过他们吵架,这也让我对自己的婚姻生活,充满了信心。 :)

小学的李芳秋老师

我的小学生涯相当的“颠沛流离”,2年级的时候,被迫转了一次学(因为老师实在受不了我,强制我转学)。5年级的时候,又被迫转了一次学(还是因为老师实在受不了我,强制我转学)。直到,我遇到了李老师,在这之前,我从来不是一个好学生,也从来不是一个老师喜欢的学生,但是李老师上的语文课,完全彻底的吸引了我,我真的能够做到认真听课,积极回答,乐在其中,还能不断进步。因此,我知道了两因此:不是我不能专心听讲,而是那些老师上课的水平不够高。也不是我学不好语文,而是那些语文老师没有把语文教得让我喜欢。在小学的5、6年级那两年,我是最为活跃的好学生,语文成绩也一直位列前茅。

因此,我非常非常的感激李老师,我能够真切的感受到老师对我的欣赏,也能够真切的体会到学习的乐趣,我没有成为一个偏科的孩子,没有成为一个自卑的孩子,全都是因为李老师。

非常遗憾的是,李老师已经去世了。。。默哀。

中学的计算机吴老师

很惭愧,我已经忘记了这位老师的名字了,他上过我初一和高一的两年计算机课,必须诚实的说,这位老师上课的水平非常差,几乎就是照本宣科。但是,我是他的得意门生,因为每年参加市里的计算机竞赛,我都能拿个或大或小的奖回来,所以学校的机房一直任我出入,在班级里我是半个老师,上机的时候,我和老师一人负责一半的同学答疑。如果不是因为他给我的那么多自由,如果不是因为这样的威风,我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热爱计算机。

谢谢您,吴老师。

高中的班主任喻汉武老师

喻老师是对我有决定性帮助的恩师,因为在初中阶段的时候,我几乎没遇到什么好老师,成绩也一落千丈,考进高中的时候,是班上的第43名。开学的第一天,我们还在认识新同学,嘻哈打笑的打扫着卫生,我正好在跟一个认识的初中同学打打闹闹,喻老师一个箭步冲了过来,一拳砸在那个同学的胸口,顿时把我们全班都震住了,后来,我们都在背后教他“喻老虎”。

很有缘的,喻老师一开始就很关注我,在发现我上课经常开小差之后,他把我调到了教室的第0排,也就是在第一排前再单独放一张桌子,我一个人坐。。。这样对我极有帮助。

但是,对我帮助最大的,是一次家访,不只是喻老师来我家家访,还让我带着他走访了十多个同学家,我坐在喻老师旁边,听他一个一个的分析每一个同学的优点、缺点、特长、弱势,该如何努力,该如何改进,该怎样制定学习计划等等。这一次家访对我的触动非常大,让我非常非常深入的分析自己,认识自己,并进入了自觉、自主、自发的学习状态。值得老师和我骄傲的是,在高考的时候,我的成绩上升到了班级的第4名。

直到今天,我依然记得喻老师使劲按着胃部,蹲在讲台上的场景,嗯,手里还叼着烟。在我们高三的时候,喻老师因为急性胃病生病住院,不过10多年后的今天,老爷子倒是身体越发健康了,真是好消息。

高中的物理肖老师

物理一直是我最喜欢的课,这跟肖老师有绝对的关系,但是留给我最为深刻印象的,是有一次在上课的时候,肖老师说了一段话:“晚上的时候,我总是很喜欢看天上的星星,想着这么大这么大的宇宙,我们的那点烦恼算什么呢?”是啊,在烦恼的时候,我常常会想起肖老师的这句话来。

谢谢您,肖老师。

叶万昌老师

叶老师,其实不是学校里的老师,而是一位报社的编辑,是我姨妈的老朋友。在我高中的时候,语文(尤其是作文)与俄语的成绩都相当差,正好叶老师既是一位文字功力深厚的编辑,又是一位精通俄语的翻译,我姨妈就把我介绍给叶老师,让我每天去叶老师家补习功课,叶老师的教学方法,简直可以说是两记猛药,一是每天背一篇俄语课文,二是每天写一篇作文。从一般都是每天在家里写好作文,然后在走去他家的路上开始背课文,得到了叶老师家,先把课文背出来给他听,然后拿出作文来,交给他点评,通常这两个事情都能够很快结束,然后一老一小两个人就开始天南海北的吹牛聊天,在愉快的度过1个小时后,我再回家。

这样的补习对我几乎没有什么压力,但是帮助却极大,一方面让我不再害怕死记硬背,一方面也潜移默化的让我不再惧怕写作文。等到高考的时候,我的俄语是109分,语文是112分,相当的给力。

真的,非常非常感谢叶老师。

大学的顾瑞荣老师

顾老师是教我们马列主义哲学的老师,当然,他其实并没有怎么教我们马哲,而是在教我们真正的哲学。每次上课,顾老师的班一定是人满为患,还有很多同学会站在教室外的走廊上,顾老师总是拿着书随便挑一段开始讲,没讲两句,就开始跑题,古今中外,哲学宗教,名家大师,趣闻轶事,都被他信手拈来,那种不断思索的奇妙旅程,真是从未有过的享受。

我常常会在课后追着老师从教室到他的寝室,一直不停的跟顾老师讨论或者辩论,也有时候,我偶有所得,兴奋的跟顾老师说了一大段,顾老师轻轻的反问了我一句,我顿时呆立当场,无言以对,然后顾老师渐渐的走远,而我伫立在雨中,懵然不觉。。。嗯,演绎了,演绎了。不过,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沉迷于各种哲学与宗教问题,并且经常到顾老师的寝室去借书,倒是真的。

哲学是一种极为重要的基础训练,没有经过这样的训练的大学生涯,是不完整的,从这点来说,我非常的幸运。“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是我在这段经历中最大的体会。

谢谢您,顾老师。

大学的刘必虎老师

关于刘老师的事情,我在《我的野蛮成长》里已经记录不少,这里就不照抄了。总之,我非常的感谢刘老师。

关于老师,可以说的事情还很多,关于教育,可以说的话题就更多了,今天就写到这里吧,祝所有的老师——教师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