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potian兄闲聊

昨天的一篇blog,potian兄又回了长长的一篇帖子,照理我是应该直接回在后面的,不过一方面想说的话比较多,另一方面也想要让更多的人看到这个“闲聊”,所以就另外发一篇blog了。见谅!

不过,现在也10点多,本来脑子里打腹稿的时候,想了很多很多,真的要写,还是简单一点,写成提纲式的吧。

关于有罪推定与无罪推定

在法律上,我当然支持无罪推定,也就是说,在有确凿的证据之前,首先假设一个人是无罪的,哪怕这个人,曾经是一个罪犯,也应该坚持证据说话,坚持无罪推定。

但是,在面对业界的各种“牛人、高人”的时候,我通常会采取某种“有罪推定”的原则,首先假设你可能是在忽悠我,哪怕你从来没有忽悠过我,我也对你这个人,不抱有当然的迷信。认可某人的作为,认可某人的言论,都是应该的,但是如果在某人说话之前,就先肃然起敬,就有点盲从的嫌疑了。

所以:见大人则渺之,是我较为推崇的心态。

关于读书的心态

我看到了很多的言论,似乎都挺支持“中文的技术书不必读,尤其不必读中国人原创的技术图书”,这话,我是不同意的。对人,我觉得不必盲目的信任,但是,对书,却不该盲目的排斥。引一个小故事:

1943年,徐复观初次拜见熊十力,请教应读何书。熊教他读王夫之的《读通鉴论》。徐说那书早年已经读过了。熊十力不高兴地说,你并没有读懂,应该再读。不久后,徐再见熊十力,说已经读完。熊问有什么心得?徐便接二连三地说出许多不太满意处。熊十力未听完便斥骂道:“你这个东西,怎么会读得进书!任何书的内容,都是有好的地方,也有坏的地方。你为什么不先看出它的好的地方,却专门去挑坏的?这样读书,就是读了百部千部,你会受到书的什么益处?读书是要先看出它的好处,再批评它的坏处,这才像吃东西一样,经过消化而摄取了营养。比如《读通鉴论》,某一段该是多么有意义;又如某一段,理解是如何深刻;你记得吗?你懂得吗?你这样读书,真太没有出息!”经此一骂,徐复观立起来了。

关于这次Kent Back是不是在忽悠

我最愿意相信的,是这样一种情况:郭晓在忽悠gigix,而不是Kent Back在忽悠大家。

不过,我还有一些看法,KB给出的那5个词,简直就不能算是什么创新,无非就是我所说的:“能飞就飞,有桥过桥,有船划船,会游就游,实在不行就不过去了。”真正有价值的,不是这些原则和方法,而是如何判断?什么时候,是什么状况,该采用什么方法来应对。这种事情,经验丰富的程序员是不够的,还得是经验丰富的咨询师才有这个判断力。

这么说来,我的确不认为Kent Back有丰富的咨询经验,他的这5个词,的确更加适合被TWer拿来运用。这也就是为什么郭老师为那么看重KB的这次演讲的原因。

另外,我的确了解到一些反馈,一些听过KB演讲的人,对这个演讲,还是有些失望的。

我对于软件开发管理的一些看法

5年前咱们讨论的时候,我当时心里面在构思一篇叫做《定论》的文章,很想创立某种定量的评价机制,来判断软件开发方法的优劣。在积累了更多的经验之后,我的看法发生了不少的变化。

软件开发的办法优劣,是不可能定量评价的,这门学问,说到底,不是数理化学科,而是人文学科,没办法定量、重复试验的。

但是,敏捷其实并不是什么新鲜的、独创的、革命性的东西,在我看来,敏捷的开发管理,也无非就是将管理的普遍原则,正确的应用到软件开发上去罢了。

好的管理,无非三点:工作分配合理、定期严格检查、合理反馈并改进。在软件开发中,如何更好的分配任务、如何严格的定期检查、如何合理、及时的反馈,能做到了,就是敏捷,做不到了,就是僵化。至于选择什么方法,什么手段,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如何坚持,如何判断自己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

所以,我对于开发管理的看法,可以说是相当看不上理论的东西。因为,那些高深繁复,精致优美的理论,并不是为我所准备的。我现在自己面前的那碗饭,都还没吃干净呢?要说现阶段最为重要的任务,那就是培养自己形成一些有效的管理习惯,如此而已。

就这些了,回头再聊,顺祝中秋快乐。

《与potian兄闲聊》有1个想法

  1. 我属于“对KB这个演讲有些失望的那一部分”。我不知道庄兄是否也听了那个演讲,是否也属于那一部分。但是从KB在演讲中的表现看,我宁愿相信他真的是非常激动的。至于是不是因为生活拮据的表演,我不得而知了。我的一个偶像(未免广告嫌疑不提人名了)倒是比较肯定KB后面讲的内容,由此我又觉得是否是自己的档次低了。不过至少KB的这次演讲算不上成功,因为据我所知很多人都没有听到或者听出“新的东西”。倒是,他提供了一些新的词汇,有点像是对模式的总结吧。所以,这些新的词汇对于TWer用来交流倒是不错的。郭晓是否提前就知道这些细节,我是怀疑的,至少从那天的讨论来看我不觉得他提前就知道这些内容。所以,我最愿意相信的情况是:KB确实想清楚了一些东西,他非常激动地告诉郭晓,郭晓非常激动地告诉了gigix,我们都非常激动地去聆听大师的演讲,大师的演讲并不是那么令人激动(或者说并不是那么令大多数人激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