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一些话说清楚

1、基本的态度
  — 对于藏独:完全反对
  — 对于海外的游行:完全支持
  — 对于抵制家乐福:不反对,不参与
  — 对于人肉搜索王千源:完全反对

2、最近的遭遇
  — 瞎管闲事:最好金龟换酒同学与和老师原本就是相熟的朋友,人家之间原本没有啥误会,我却在哪里瞎起劲。
  — 是否脑残:被和老师诬为脑残,我却愿意相信他不过是修养不够,心态过激罢了。
  — 被封发言权:说实话,我在自己的地盘里,从来不敢删除别人骂我的留言。越是被骂,越是不敢删。因为一旦删除,反倒显得心虚了。只要留下所有人家骂我的言语,自然会有明眼人,看得清是非。如果封了他人的发言权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我还有什么脸号称自己是追求自由的呢?我既然愿意追求自己的自由,自然不敢因此而剥夺他人的自由。要追求自由,又不肯有所牺牲,有所容忍,连在自己的地盘上都不能做到,还有什么资格指责别人呢?

3、关于轻重缓急
  当然有很多事情,都比奥运重要。但是,有一件对的事情,在我面前,我去做了。为什么就该受到指责呢?和老师总是说,那些事情,更加重要。你们怎么不去做。为了让别人不要去过于关注打火机,和老师也写了N多篇Blog了,加起来只怕也有一万字了吧。那么《山西黑窑工案被撤女官员突然复出》这件事情,怎么你就只给了个link,不见你一篇文章呢?

  这种事情,怎么就该你提醒一下,然后让别人去骂呢?

  再说厦门PX的事情,连岳是我非常佩服的,厦门的人民是我非常佩服的。但是搜遍和老师的博客,我只找到3篇包含“厦门”关键字的博文。《如果她不复存在了》是三张照片,无文字。《鹿港反杜邦运动二十年记》是四个link,无一字提及厦门。《多云间晴》是一个link,全文是:“新华网:厦门市政府宣布缓建px化工项目”。这样的参与度,我是非常的不佩服。

  在厦门会上街的人,到了英国一样会上街。在国外有血性的人,回了国一样会有血性。在这件事上能够站出来的人,在那件事上,一样会挺身而出。

  至于和老师,我就不以太坏的恶意,猜度他了。

4、关于这次吵架
  我远不如和老师有名,也远不如和老师fans众多。如今又失去了在人家的地盘上说话的资格。也就只能在自己的地盘上小声喊两句了。

5、参考文献
关于最好金龟换酒同学
再次大慈大悲地开示

《把一些话说清楚》有6个想法

  1. 和同学不是针对我,只不过是我当导火线罢了,如果能够引起一些人思考,这导火线我当得也算值。因为国内现在确有一种不太正常的狂热的爱国主义,动不动就骂人“汉奸”,该稍微冷却一下了。

    不过,我还真的没有看见过什么“指责国内民众不爱国”的海外华人,至少我身边一个也没有。大家都还是会理性思考的,也会为西方媒体的歪曲而愤怒,也会给国内雪灾捐钱,也会为黑砖窑事件生气,也会为朱令落泪。。。我也看了国内外很多论坛,别的不知道,有一点我觉得没有看错:对海外华人冷嘲热讽的国内群众,比“指责国内民众不爱国”的海外华人要多得多。可是反而是“海外华人”变成被攻击的对象了,我还真觉得有点冤。

    最后,我相信和同学是善意的。但是我也谢谢你为我说话。说实话,其实和同学,我,还有你,我们的观点都差不多,只不过侧重点和表达方式不太一样罢了。还是不要让误会加深了吧,否则就真的变成中国人自己窝里斗了,白白便宜了别人。

  2. 老傅,您好!
    对于你的理智与冷静,我非常的钦佩。说实话,我是从来不愿意与和老师为论敌的。

    批判国内的狂热爱国主义,与狭隘的民族主义,当然应该,但是从你这里下手,或者以你为引子,我却认为他的文章,做得有问题。

    我非常愿意相信他是善意的,但是,子曰:“始吾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