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销、革命、民主与笑话

一、引子

大概是15年前的样子,我正在上大学。被同学莫名其妙的拉去参加了一个传销宣讲会。听完之后,我热血沸腾,立即找到了宣讲的老师,说:“我想申请做你们的讲师。”那个讲师非常惊讶,一口回绝了我的要求。进而继续劝我购买传销产品。而我很清楚那个传销肯定是骗人的,所以也一口回绝了他的要求。

所以,这个事情其实很简单。我很清楚的知道,传销是假的。因此我肯定不会受骗上当。但是,我对自己的口才很有自信,相信自己也能有那种忽悠别人上当的能力,也希望能够通过成为一个讲师,而进一步提高自己的忽悠能力。

还好,他们拒绝了我的这种无理要求,我也因此没有在骗人的道路上越滑越远。

二、韩寒

韩寒最近的两篇博客:《谈革命》、《说民主》,应该已经很多人看到了。其中有一段话,我认为是点睛之笔:

文人到时候就应该扮演一颗墙头草,但必须是一颗反向墙头草。文人需有自己的正义,但不能有自己的站位。越有影响力就越不能有立场,眼看一派强 大了,就必须马上转向另一派,绝对不能相信任何的主张,不能跟随任何的信仰,要把所有的革命者全都假想成骗子,不听任何承诺,想尽办法确保不能让一方消灭 其他方而独大。所以未来的中国如果有革命,谁弱小,我就在那里,它若强大了,我就去它对手那里。我愿牺牲自己的观点而争取各派的同存。只有这样,才有你追求的一切。

这个话,怎么理解呢?我的理解是:韩寒对于自己的忽悠能力,有绝对的自信。只要需要,他不排斥加入任何一个阵营,也有能力为任何一种观点辩护。如果,世界上存在这么一种雄辩家,他可以同时让你认同正反两面的观点。那么,他做任何事情,你都可以认为是正义的。

现在韩寒说:“谁弱小,我就在谁那里”。那么,他将来一定有办法说服我,谁才是真正弱小的。

如果,韩寒贯彻自己主张,从过去到现在,一直到未来,那么,他现在这篇文章,想来也是站在弱小者一边了?

那么,从这两篇文章中,我只能得出一个结论:现在的执政者是弱小的,而那些反对派是强大。

三、民主

所谓民主,我的理解比较肤浅和直觉:

1、每个人都可以拥有与别人不同的观点,并且有表达不同观点的权力;

2、与我的观点不同的人,未必是错的,也不必定是愚蠢的、敌对的或者别有用心的;

3、我也许会改变自己的观点,如果别人的言论或者更多的事实,能够说服我;

4、最重要的一点,这个社会的各项决策,最终取决于某种公开透明、公正合理的博弈规则;

5、如果最终的决策的产生过程符合以上的规则,即使违背我的意愿,我也应该遵循;

6、如果决策的过程有任何不合理、不合法之处,我有理由、也有义务反抗;

大概就是这些,非常简单。

但是,在一个民主社会里最不需要的,就是韩寒这样的人“我可以有任何观点,只要平衡”,韩寒的逻辑简直就是倒果为因,如果一个社会是民主的,自然能够做到各方共存,只有不民主的社会,才会有弱者被灭的担忧。在一个民主的社会里,需要有维护法制的人,而不需要有墙头草,无论你是正向墙头草,还是反向墙头草。因为你的诡辩术太高明,别人根本无法分辨你是正向还是反向的。

在一个民主的社会里,自然会有多数派和少数派,不劳你来站在弱者一边,以加强他们的力量。

四、革命

韩寒的文章中,将天鹅绒革命,夸成了完美的革命,这其实是为了引出:“中国不可能有这种完美的事情发生”这样的结论。事实上,没有任何一次革命是完美的,也没有任何两次革命是完全相同的。

在玩弄文字游戏之前,在玩弄诡辩术之前,韩寒需要去补习逻辑课程。否则,比较容易被戳破。

五、笑话

我不太能够明白韩寒写这两篇文章的目的,直到我看到了一组微博上的笑话。

@tombkeeper“我明白,你是很有名的人。就是请你帮个忙,你不帮,我们当然不会拿你怎么样,更不会拿你家人怎么样。21世纪了,大家都是文明人。你喜欢赛车,对吧?赛车很危险,很容易出事。戴安娜,你知道吧?英国王妃,全世界都有名。很好的人,可惜,出了车祸。车祸很可怕。”

@tombkeeper“不用担心,不会让你写那些糊弄老百姓的东西,那些有的是人能写。请你帮忙,就是因为你能影响那些我们影响不了的人,那些聪明人。你看,大家把话说开,就轻松了。反正就是达到这个目的,具体怎么写,完全看你发挥,我们不干涉。我看过你很多文章,相信你一定能选好角度。”

@tombkeeper“上一篇写的很好,反响不错,我就说可以双赢嘛。不过,流露的悲观情绪是不是太重了?让大家觉得没有希望,都想走了。有用的人都走了,国家怎么办呢?我一直说你是真正的爱国者,你还是希望咱们国家好,对吧?你看,是不是趁热打铁,再搞一篇鼓气的,怎么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