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大一统个人信息的平台的可行性

1、最近我改用Google Reader了,因为基于这个RSS Reader,我与朋友之间的分享阅读,成为可能。

2、Google Reader的使用体验,其实不如抓虾,常常会卡。我猜想是他的分享机制与“无限下拉阅读”的方式,导致了更多的服务器开销。

3、我参加了不少的Google Groups,一律通过Gmail来接受讨论摘要。而Gmail的使用体验,比Google Reader好多了。

4、如果,能够将阅读mail与阅读rss合为一体,我希望能够在gmail的形式下,统一起来

5、我同时也是delicious的用户,我在使用抓虾的时候,就有一个烦恼,因为一篇文章我有时候会在抓虾里直接收藏,有时候因为是点开来看详情,就会通过delicious的插件收藏。这样就存在信息分散的问题。

6、现在我使用EverNote,导入了所有的delicious书签,以后也一律使用EverNote做网摘,再通过我在EverNote的个人主页输出。然后用Google Reader订阅。这样,非RSS源的信息,我也能通过Google Reader分享给我的朋友了。

7、Gmail同时还集成了GTalk的功能,这个是我与朋友之间,更加直接的一个联系。再参照这篇文章,充分利用Google日历的提醒功能~~我就可以不出gmail,做N多,N多事情了。

《功利主义儒家——陈亮对朱熹的挑战》读后感

1、简介
  这本书的作者叫田浩,看上去是一个中国名字,其实是一个外国人。作为一个研究中国儒家的西方汉学家。
  我对他们向来没啥好感。上次跟群里的朋友聊对《剑桥中国史》的看法,也是类似。他们就像是拿着解剖刀的医生,站在手术台边,冷冷的抄着刀,仔仔细细的一刀一刀的在那里割着。
  相对于钱穆对于“研究本国史”的强调,这种西方汉学家的书,我看来看去,都无法看出任何的亲切感来,这本《功利主义儒家》,也是如此。

2、总的看法
  四个字:“味同嚼蜡”,我对田浩没有任何好感,说实话,我认为他对于儒家的很多东西,都只是在门外转悠,看了很多,也搜集了很多,似乎也理解了很多,但是根本就没有任何“综合”。所谓“纲举目张”,我想他似乎并不理解。

  陈亮与朱熹的争论,的确值得非常深入的研究,但是,陈亮与朱熹,他们的观点,从根本上来说,有哪些差别?
  从陈亮的角度来看,他们的分歧有哪些?
  从朱熹的角度来看,他们的分歧又有哪些?
  从作者的角度来看,他们的分歧又有哪些?

  把这三组问题讲清楚出,接下来的争论,才可以有理路可循。我在田浩的书里,没有找到这样的综述。

  本来还有很多批评的,算了。。。

3、我对两人争论的看法
  – 义、利、王、霸、内圣、外王、三代、汉唐等等等等
  这么多概念,争来争去,陈亮说了什么、朱熹说了什么,田浩在那里分析了又分析,却没有把握争论的最大的特点。
  儒家学说,讲究中庸,不讲究极端。很多概念,无论是陈,还是朱,往明白处说,他们互相都是同意对方的。那么他们怎么还是会争起来呢?
  一方面是在于强调的重点不同。是并重、还是有主次。什么是主,什么又是次。一方觉得另一方的强调就是“有偏颇”,“不够中庸”。
  另一方面是面对具体的历史事件与历史人物,该如何评价。理论是理论,一旦涉及实际,就会产生分歧。

  – 不彻底的历史主义与相对主义
  整个辩论,我的感觉是“陈亮一直不是朱熹的对手”,不是辩论技巧或者思考深度的差别。而是陈亮所取的,是一个不稳定的立场:相对主义、历史主义,而且是无法彻底的相对主义与历史主义。陈亮在与朱熹的辩论的中,承认三代做得尽,汉唐做得不尽,认为孔子改了一个正大本子,认为自己也可以把汉唐改出一个正大本子。但是,如果是彻底的历史主义,则孔子的那种“歪曲”,自然该一棍子打倒。如果是彻底的相对主义,则根本就不该承认三代做得尽。如果一切推到底,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根本就不必承认历史上有绝对的圣人,不必承认历史上存在过那种理想主义的三代。所谓的经,无非是“歪曲了的史”。那么经史之争,根本就可以被一棒子全部扫光。
  相比之下,朱熹的理论体系,要彻底得多,而一套足够完善彻底的理论体系,总是更加经得起论辩的。

  – 个性与人品问题
  陈亮的软肋,还不仅仅是在他的理论基础上,他的个人生活、修养、个性、包括倒霉事,都削弱了他辩论的力量。朱熹对他的看法,很难不“因人而废言”,也很难不从陈亮的个人经历去寻找对方“出偏”的原因。

4、我对功利主义儒家本身的看法
  撇开我对陈亮本身的看法不谈,我也不认为功利主义是一个值得推崇的学说。尤其是陈亮说谈的功利主义,其实是一种“事功伦理”,这与西方功利主义中所谈到的“追求最大幸福”还有重大的区别。所谓事功,往往是所谓的千秋功业,那种当然是最伟大的事业的东西,其实未必能够给老百姓,带来什么切实的幸福。比如奥运会的金牌数,比如太空人行走之类。那种不计代价,一定要完成人类最伟大的事业的说辞,恰恰是最需要警惕的。

  政治家在实际上的所谓所为,往往难以给出绝对的好坏的评价,但是做为一种学说,如果开出一丝后门,那么就完全可能成为“替恶政辩护”的学说。这种学说,从一开始出现,就必须极端的警惕。因为那种“打着美好未来旗号的东西,往往会将我骗入地狱”!

注:强读会指定作业

关于儒家自由主义的一些说明

6月份的时候,写过一篇blog,《儒家自由主义≈严于律己、宽以待人》,说实话,只能算是点了个题,没有接着写下去,一方面是忙,一方面是懒,还有就是缺少一个破题的引子。正好前几天跟和菜头发生了一些小摩擦,可以拿来做引子。呵呵,就算是借助名人效应吧。

和菜头的一段话,很有意思,且贴过来分析一番:

回头再看看庄表伟同学Blog上的题词:识天地本心、教生民立命、为往圣传道学、为万世谋太平。突然觉得森然得很,因为刷刷金粉,挂在正大光明匾额上面,居然也天衣无缝。天地本心是个杀字,生民立命是个夺字,所谓往圣之道学大概说的是“大道之下,问候你爹”,万世太平最好理解—我家的太平。和所有的历史时代一样,匪气纵横,不可抑制。

他这“森然”的感觉,的确有点好玩。因为他都没发现这四句话,并非张载原话,而是我改动过的。只不过“直觉上以为是古人原话,儒家气息又甚浓”,而且又像所有对儒家一知半解,常做想当然式理解的人那样,直接把儒学当成“道德大棒”。反而击之~~~所闻盛怒之下,一时失察,大概是这样吧。

其实,张载的原话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被我改过之后,才是现在的这四句的。2005年1月的时候,我还专门写了一篇blog,来解释为什么要这样改动:

为天地立心=>识天地本心
天地本有心,可识,不可立

为生民立命=>教生民立命
生民本有命,可教,不可代立

为往圣继绝学=>为往圣传道学
往圣道学,当继往以开来,谓之传。
学绝道丧之辞,往往危言耸听,令人以正统孤传自负。

为万世开太平=>为万世谋太平
道统不可、不能、不当直接开出政统,太平可谋,不可开。

这其中对于道统与政统的看法,正是我所赞同的儒家自由主义与过去纯正儒家的一大区别所在。最近正好在看钱穆的《中国文化史导论》,其中的一段论述,正好是儒家正统的思维:

中国古代,是将“宗教政治化”,又要将“政治伦理化”的。换言之,既是要将“王权代替神权”,又要以“师权来规范君权”的。平民学者的趋势,只是顺此古代文化大潮流而演进,尤其以儒家思想为主。他们因此最看重学校与教育,要将他来放置在政治与宗教的上面。他们已不再讲君权与上帝的合一,而只讲师道与君道之合一,即“道”与“治”之合一了。君师合一则为道行在上,既是治世。君师分离则为道隐而在下,即为乱世。儒家所讲的道,不是神道,亦不是君道,而是“人道”。他们不讲宗教出世,因此不重神道,亦不讲国家至上与君权至尊,因此也不重君道。他们只讲“天下太平”“世界大同”的人生大群之道。这便是“人道”,亦可以说是“平民道”。

这么一段话,说得极为精要,中国历史中学术与政治的关系,尤其是“理想层面的关系”,就此被讲得清清楚楚。但是,这恰恰是我无法同意的。在我看来,宗教应该与政治分离,政治应该与伦理道德分离,而且,更进一步的,伦理道德与法律也该分开来讲。要讲通这个问题,而不成为“对儒学的完全反对”,只能再深入儒学根子,再寻依据。

有两个词,值得提出来重点讲一讲,一个是“将心比心”,一个是“忠恕之道”。

所谓将心比心,就是因为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虽然表面上千差万别,实际上却是能够相通的。将心比心,又可以有两个推论,一个是是非善恶的来源,一个是与人相处的准则。

人有某种本性,这种本性能分辨善恶。至于这样的本性,从何而来,我认为来自于对自身本能的推广。为什么说本能,假设你手被火烧到,自然就会缩回去。如果来不及缩回去,那么就会觉得痛苦。人有神经系统,有自然反应,能感觉痛苦。因此,他如果再推演一步:我既然不愿意被火烧,自然也不该用火烧他人。这就是从同理心,而发出的是非善恶之心。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就是最基本的行为标准。

另一方面,因为可以将心比心,所以人与人之间,总是存在相互理解的可能。你越是深入自己的内心,仔细查看自己的善念与恶念,就越是能够理解他人的心理。他人之善行,能够激励我,因为我只本心,同有此善念,不过是尚未演化出行为罢了。他人的恶言恶语,我虽然愤怒、痛恨,甚至批评、指责,但是若是深入自省,总能有所理解。宽恕之道,就是这么来的。

再进一步推演,将心比心是忠恕之道的基础,对自己的言行有所自觉,即为“严于律己”,对于他人的言行,有所理解,即为“宽以待人”。再说宽恕与宽容。可以解释为:宽恕是对于行为的,宽容是对于思想的。宽以待人的依据,不是来自于“忍让”,而是来自于“理解”。

以思想、言论而论,我不可能同意任何言论,那岂不是变成毫无原则的人了。但是,就算我不同意他的观点,也要尽量做到:相信他是从不同的立场、生活经历、思考方式、为人处世的原则得出的结果,动辄骂人为“愚蠢”、“幼稚”、“脑残”、“大猩猩”、“低智商”。这样的不宽容,恰恰是由于不能将心比心的缘故。

比如这一次的李亚鹏打狗仔队记者事件,各人当然可以有各人的看法。不过,像和菜头那样,把反对意见归结为“IQ问题”,就过分了。我当然不同意和菜头的看法,因此我将心比心,猜测他很可能是由于对父亲这个身份没有体会,对于父爱也同样没有体会,所以才会放那些厥词。

当然,这么一来,却误伤了老人家,的确是不应该,因此立刻道歉,才是“律己之道”。关于这个事情,我的完整的看法是:

1、我不认为打人就是对的。哪怕处于父爱,打人也是错的。
2、但是,我认为,哪怕是打人,也可能是出于父爱。这样的父爱,就算不值得赞赏,也可以给予理解。
3、我说你没有体会到像样的父爱,而你的理解是:我在说你家老爷子没有提供“像样的父爱”?其实这里面有些区别,你家老爷子提供的可能很多,也很像样,不过你这家伙体会不到而已。

以上就是这次事件的来龙去脉了。

再接着说儒家自由主义,如果将心比心,我能够尽力的理解他人与我不同的想法,那么不同意见之间的争执,就很难一定会分出是非对错。在无需分出是非对错的领域,这就仅仅是一个修养与礼貌的问题,而在必须做出决策的时候,不同意见如何取舍决断,就不该意见与道德品质挂钩,不能假设有道德的人,会提出更加正确的意见,更不能将原本对事的争论,转化成为争论者之间的人品对决,甚至互泼脏水。这就是民主的基本精神了:

在无法,也不该诉诸道德的争论时,我们该如何解决争端呢?一个社会上,有无数需要决策的事情,相关的利益者,从各自的利益出发,争到你死我活,也难说谁对谁错。这个时候,引入一种“计量的、工具化的、价值中立的”决策机制,就极为必要了。而这样的决策机制,自然是应该与任何哲学、宗教、思想无关的。

也就是说,自由主义的理论,在政治方面,相对于儒家而言,永远都应该是外在的东西,不可能从儒学中生长出自由主义的概念来,但是,从儒学的思维,可以理解自由主义的价值与目标。

这就是我所理解的“儒家自由主义”了。

孩子为什么喜欢奥特曼

  JavaEye有人发了一个帖子《对幼儿崇拜奥特曼心理的几点思考》 ,我看了之后,感到作者在那里胡说,所以就回了一帖。

  说说我的体会吧。
  我儿子也很喜欢奥特曼,要分析这个问题,必须放到现在的电视播放节目内容的大前提下来讨论。现在的小孩,可能接触到的动画片,儿童片,简直是数不胜数。我儿子能够数的出来的,只怕会超过100部。但是,这么多片子中,他最喜欢的人物中,就包括奥特曼。因此,楼上的分析,有很多就不能成立。比如:

  厮杀的镜头。西游记也有呀。
  力量与阳刚,很多动画片里,都有这样的英雄呀。比如变形金刚。
  神秘世界,也有很多呀,比如神奇宝贝。比如多拉A梦。

  问题在于,为什么在这么多片子中,孩子们最喜欢的,还是奥特曼?

  我的感觉是,能够吸引小孩的,其实是一种反复出现的模式。这种模式,是有助于孩子模仿的。比如招牌动作,发出攻击,变身等等。这种场景不断的出现,使得孩子能够模仿。相比之下,孙悟空的金箍棒的招式,就太难模仿了。
  另外一方面,是恐怖、吓人的怪兽,能够带给孩子们,强烈的刺激。那些太温和的敌人,看起来,远不如奥特曼中的怪兽那么难看,因此,也不容易深刻印入孩子的记忆。
  再一方面,是他的节奏感,每一集都是一个完整的,战胜敌人的故事,不但故事完整,而且情节都几乎类似,这使得孩子几乎可以在任何时候打开电视,接着就看下去,不会存在理解的障碍。
  差不多就这几条吧。

最近想通的一些事

最近有很多人的发帖量,都在暴增。无论是BBS、Blog、还是各大新闻网站下面的评论区。讨论的话题,无非是奥运、ZD、圣火、爱国、抵制等等等等。

其中有一句话,相当的振聋发聩,王三表老师说:“如果真让我抵制什么货的话,我只抵制蠢货。

有很多人立即表示了赞同,有很多人转载了那篇博客。

也有很多人表示了强烈的反对,随手选一条出来看看:“没有头脑的三表哥!还有这么多的蠢货支持!!你就是最大的蠢货,我当然要抵制了!!!”

其他许多相关问题的争吵,也和这个类似。我原本感觉,这是一个围绕着是否爱国,与如何爱国的一场争吵。后来才发现,其实这和我们以往看到过的无数争吵都非常类似。

最大的特点就是,“无法平和的对待对立的意见”。这些人文章水平高低有不同,但是,只要是和他们的意见相左,就会遭到他们的冷嘲热讽、侮辱谩骂、人身攻击、更有甚者,就直接扣上汉奸、卖国贼之类的大帽子,一棍子打死。

还是举一个例子来说明,是否抵制家乐福,本来就是各人的选择。你王老师当然可以不同意。但是,仅仅因为你不同意,那些同意的人,就都是蠢货了?同样的道理,王老师当然可以不同意,那些赞同抵制的人,为什么就能够骂王老师是蠢货呢?

为什么我们不能首先假设:“那些和我观点不同的人,同样也是经过思考以后,做出的决定”呢?动辄骂人“粪青”、“脑残”、“蠢货”、“汉奸”、“卖国贼”。这样的骂来骂去,有何意义呢?

现在的问题,不是:我们谁比谁聪明,谁又被洗了脑,谁在智力上有优势,谁看问题更加的清楚明白深刻透彻。而是,我们中的很多人,根本还没有学会,如何与对立的意见共存。

而与对立意见共存,恰恰是一个民主社会得以建立和存在的基础。

和菜头写了一篇很有气势的文章,《再次大慈大悲地开示》相当理直气壮的号称,老子就是要删自己地盘上的帖子。不爽就不要来。底下叫好声一片,然后还有一个帖子,颇有趣,值得给出link。《向那些为祖国而战的海外同胞致敬

他虽然与和菜头在奥运之类的问题上观点不同,但是在对待不同意见方面,却相当的一致:“另外,在我的Blog里我就是大爷。想灭谁灭谁。不服的你也可以在你的Blog里说何必呢是个大SB,那是你的自由。这一点我是相当同意和菜头的看法的。

还有一段王怡的话,说得更加文绉绉一些,背后的逻辑,却是一致的:“我是一个自由主义者,凡提倡或支持共产主义、一党独裁、暴力革命、阶级斗争、恐怖主义等思想的文字,我将一律删除。我尊重不同思想的人,但我无意于将这个博客作为与上述思想者的交流平台。所以,请持上述言论的朋友另设空间。

在我看来,对于不同意见的容忍程度,恰恰是个人文明程度,与社会文明程度的一个衡量指标。从我做起,才是推进文明进步的下手处。

把一些话说清楚

1、基本的态度
  — 对于藏独:完全反对
  — 对于海外的游行:完全支持
  — 对于抵制家乐福:不反对,不参与
  — 对于人肉搜索王千源:完全反对

2、最近的遭遇
  — 瞎管闲事:最好金龟换酒同学与和老师原本就是相熟的朋友,人家之间原本没有啥误会,我却在哪里瞎起劲。
  — 是否脑残:被和老师诬为脑残,我却愿意相信他不过是修养不够,心态过激罢了。
  — 被封发言权:说实话,我在自己的地盘里,从来不敢删除别人骂我的留言。越是被骂,越是不敢删。因为一旦删除,反倒显得心虚了。只要留下所有人家骂我的言语,自然会有明眼人,看得清是非。如果封了他人的发言权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我还有什么脸号称自己是追求自由的呢?我既然愿意追求自己的自由,自然不敢因此而剥夺他人的自由。要追求自由,又不肯有所牺牲,有所容忍,连在自己的地盘上都不能做到,还有什么资格指责别人呢?

3、关于轻重缓急
  当然有很多事情,都比奥运重要。但是,有一件对的事情,在我面前,我去做了。为什么就该受到指责呢?和老师总是说,那些事情,更加重要。你们怎么不去做。为了让别人不要去过于关注打火机,和老师也写了N多篇Blog了,加起来只怕也有一万字了吧。那么《山西黑窑工案被撤女官员突然复出》这件事情,怎么你就只给了个link,不见你一篇文章呢?

  这种事情,怎么就该你提醒一下,然后让别人去骂呢?

  再说厦门PX的事情,连岳是我非常佩服的,厦门的人民是我非常佩服的。但是搜遍和老师的博客,我只找到3篇包含“厦门”关键字的博文。《如果她不复存在了》是三张照片,无文字。《鹿港反杜邦运动二十年记》是四个link,无一字提及厦门。《多云间晴》是一个link,全文是:“新华网:厦门市政府宣布缓建px化工项目”。这样的参与度,我是非常的不佩服。

  在厦门会上街的人,到了英国一样会上街。在国外有血性的人,回了国一样会有血性。在这件事上能够站出来的人,在那件事上,一样会挺身而出。

  至于和老师,我就不以太坏的恶意,猜度他了。

4、关于这次吵架
  我远不如和老师有名,也远不如和老师fans众多。如今又失去了在人家的地盘上说话的资格。也就只能在自己的地盘上小声喊两句了。

5、参考文献
关于最好金龟换酒同学
再次大慈大悲地开示

JavaEye社区再分析

接着昨天的思考往下深入。分析一下JavaEye作为一个社区的特点。首先是有哪些人,其次是有哪些内容,然后是有哪些交流方式。以下的内容,只是一些粗略的思考,希望能够抛砖引玉。

一、人的类型

1、匆匆过客,这些人通常会通过搜索引擎而来,当然也可能是在其他的网站中看到了JavaEye的链接,在达到(或者没有达到)自己的目标之后,就会离开。现在JavaEye的相关文章推荐的水平在不断提高,这有助于这些匆匆过客,再多浏览一些页面,或者有助于他们从过客转换为常客。

2、潜水常客,这些人对JavaEye留下了明确的印象,在遇到问题(或者无聊)的时候会想到来这里看看。如果遇到有兴趣的话题,也许会注册一下,参与讨论。但是,大多数时候,他们只是潜水。潜水员是JavaEye宝贵的财富,而且根据1:10:100规律,通常潜水的人都是绝大多数,活跃的会员,总是少数。

3、匆匆的提问者,他们急得要命,而且根本不知道JavaEye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在提了一个问题之后,就会发现在JavaEye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当然,这种人是活该。甚至没有必要考虑为他们提供什么服务。

4、技术专研者,他们专注于某一领域,在JavaEye,他们通常在特定的板块出现,不时写写Blog。JavaEye的技术内涵,就是靠他们打造的。如何支持他们写出更多更好的技术文章,是JavaEye的核心目标。

5、海版高人,他们来JavaEye,通常甚至几乎从来不讨论技术话题,但是在人气最旺的地方,他们出现得最为频繁。有些人仅仅是参与很多的讨论,有些人简直就是某一个领域的偶像或者牛人,比如在职业、股票、经济等等方面常常引人注目的闪亮出场。

6、神出鬼没者,有些人在JavaEye有着极高的人气和知名度,不过出现的次数很少,一旦出现就会引发围观。

二、内容的类型

1、技术细节问答,一般而言,一问一答就能结束。这种内容,其实最无价值,也就是那些匆匆提问者期待的内容。

2、深度讨论,几十页、几十人的讨论,通常会在深度和广度方面,都有惊人的拓展。这是JavaEye非常有价值的内容。

3、教程、心得、学习笔记,一般为单人创作,根据写作的水平和内容的精彩程度,会有或多或少的人参与讨论。

4、海版热帖,这个就广了,海阔天空嘛。

5、Blog与圈子里的讨论,这一类内容,通常无法引起多少讨论,默默无闻的就沉掉了。

6、新闻事件,这个现在JavaEye已经有专门的频道了,而且也运作得非常不错。就不多分析了。

三、交流的类型

1、问答

2、深入探讨,这种交流最能够在网友之间建立深厚的情感。同时又最能够为JavaEye贡献有价值的内容。

3、跑题,大家往偏了扯,越聊越是兴高采烈,对于JavaEye的内容帮助不大,但是对于人际交流,却有很大的帮助。

4、吵架,其实不打不相识,未必是什么坏事。

5、blog留言,新闻点评。现在这样的交流比较弱,也不是JavaEye的典型交流方式。

6、站内短信

7、延伸的交流,在JavaEye交往之后,进一步发展IM联系,线下的联系等等。

四、还没有想清楚的部份

我能够想到的是,在分析清楚了人、内容和交流方式之后,JavaEye应该可以进一步分析,

1、如何帮助用户更加有效的交流,并且在交流中,能够更好的创造出有价值的内容。对于有价值的讨论,如何能够有意识的将这个讨论引导、推进、激发、协助整理等等。

2、另外是如何帮助用户在技术之外,有更多有趣的交流,这样的交流主要是为了提升用户之间的交往,也有助于提升网站的黏度。

先写这些吧……接下去就想不太清楚了。

SNS、IM、BBS与JavaEye

今天在跟Robbin聊天,聊的话题也比较散,只能记一个大概了。

背景1、最近JavaEye在很激烈的讨论关于技术书籍翻译的事情。
[读书] 书评:《敏捷软件开发》中文版第二版
[读书] 语无伦次的译者作者黑名单
好多译者都浮出来了,还有出版社的朋友,也参与了讨论。气氛甚为热烈。

背景2、这两天在博文视点出版社的Groups里,也正好在讨论一部书稿,叫做《编程新手真言》,被不少人,包括我在内,毫不留情的批评了一通。

背景3、百度Hi推出体验版,采用邀请机制,一时间邀请的Blogger与想要获得邀请的帖子满天飞,热闹得不得了。

背景4、SNS(国内抄袭Facebook与Myspaces的网站)大繁荣。正好Robbin给了一个文章链接。SNS:下一个天堂?我看了之后,也觉得写得非常有道理。

在讨论之后,形成了以下观点

观点1、国内与国外的网络用户,对于互联网的使用模式,是不同的。我们更习惯于BBS,IM,而国外更习惯于Web SNS和email/maillist。WebSNS在中国搞不成,最大的阻碍是IM工具的方便性。

观点2、Google的gtalk开发得很弱,是因为他们对于IM Talk的需求就很弱。Gmail开发得很强,也是因为他们对于Mail的需求就很强。

观点3、想在国内复制SNS网站的辉煌,基本上没戏,虽然有很成功的校内网,但是那是由于地处校园网之内,而且被水产掉的校园网BBS,使得同学们无路可去。

再回到对于JavaEye的未来期望上来。我的观点与建议有以下一些:

1、坚定不移的以BBS为核心,辅之以Blog,这是用户在JavaEye交流与分享的主要渠道。SNS的追求、第三方应用的API支持,不妨缓做。

2、建议模仿起点中文网,推出IT写作连载频道,鼓励并支持技术原创与翻译作品的发表。

3、推出连载付费模式,以便作者能够获得更多的收益。

4、推出打印服务,可以与印客合作,作者、网站与印客收入分成。

5、与出版社合作,在已经证明有众多读者的作品中,挑选来出版实体书。

6、JavaEye的wiki不妨缓做(robbin对这一条并不同意)